追赋画江潭苑四首 其三

[唐] 李贺
剪翅小鹰斜,绦根玉镟花。
鞦垂妆钿粟,箭箙钉文竹。
狒狒啼深竹,鵁鶄老湿沙。
宫官烧蜡火,飞烬污铅华。
镟:一作簇。
-------------------
注:
1:剪翅小鹰斜,绦根玉旋花:杜甫《画鹰》诗:"绦旋光堪摘。"绦,与绦同,所以系鹰者。旋,转轴也。
2:秋垂妆钿粟,箭箙钉文牙:秋,马辔也。妆钿粟,上为粟纹也。箭箙,箭袋也。
3:<舋,去且加禺><舋,去且加禺>啼深竹,鵁鶄老湿沙:<舋,去且加禺><舋,去且加禺>,同狒狒。兽名。 鵁鶄,水鸟也。
4:宫官烧蜡火,飞烬污铅华:铅华,宫人粉面也。
--------凤尾竹客 撰<李长吉歌诗笺注辑评>---------

李贺

李贺(约公元791年-约817年),字长吉,汉族,唐代河南福昌(今河南洛阳宜阳县)人,家居福昌昌谷,后世称李昌谷,是唐宗室郑王李亮后裔。有“诗鬼”之称,是与“诗圣”杜甫、“诗仙”李白、“诗佛”王维相齐名的唐代著名诗人。有《雁门太守行》、《李凭箜篌引》等名篇。著有《昌谷集》。

李贺是中唐的浪漫主义诗人,与李白、李商隐称为唐代三李。是中唐到晚唐诗风转变期的一个代表者。他所写的诗大多是慨叹生不逢时和内心苦闷,抒发对理想、抱负的追求;对当时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和人民所受的残酷剥削都有所反映。留下了“黑云压城城欲摧”,“雄鸡一声天下白”,“天若有情天亦老”等千古佳句。

李贺的诗作想象极为丰富,经常应用神话传说来托古寓今,所以后人常称他为“鬼才”,“诗鬼”,创作的诗文为“鬼仙之辞”。有“‘太白仙才,长吉鬼才’之说。李贺是继屈原、李白之后,中国文学史上又一位颇享盛誉的浪漫主义诗人。

李贺因长期的抑郁感伤,焦思苦吟的生活方式,元和八年(813年)因病辞去奉礼郎回昌谷,27岁英年早逝。

推荐诗词

南乡子 题南剑州妓馆(宋·潘牥)

生怕倚阑干。阁下溪声阁外山。
惟有旧时山共水,依然。暮雨朝云去不还。
应是蹑飞鸾。月下时时整佩环。
月又渐低霜又下,更阑。折得梅花独自看。

游西湖和钱学士韵(明·玉芝和尚)

大堤回接凤山遥,金勒东风嘶马骄。
芳草不知埋帝舄,柳枝犹似学宫腰。
天空水月三千顷,春老莺花十二桥。
闻说楼船醉年少,平章独免紫宸朝。

明月逐人来·星河明淡(宋·李持正)

星河明淡。春来深浅。红莲正、满城开遍。禁街行乐,暗尘香拂面。皓月随人近远。天半鳌山,光动凤楼两观。东风静、珠帘不卷。玉辇待归,云外闻弦管。认得宫花影转。

古鼎歌(并序)(元·谢应芳)

碧云师著金伽黎,空王殿前龙象随。
当阶一卒送古鼎,状若献宝波斯儿。
群缁聚观方丈室,中有老僧前致词。
云是山中旧时物,立诵款识能无遗。
文词诘屈错盘诰,字体隐伏蟠蛟螭。
苍姬讫录世屡改,不知何代来于斯。
谢家宝树修佛刹,巨构贾与秦城齐。
鼎兮鼎兮什袭去,岁经六纪今来归。
师闻此语重叹息,兵火连年炎九域。
金钟大镛弃道旁,总若沈沙销折戟。
鼎归禅月独无恙,护持信有天龙力。
摩挲两铉湿烟雾,错落丹砂映金碧。
光如摩尼含五色,高比珊瑚长一尺。
呜呼!羲轩之鼎莫可求,禹鼎亦已沦东周。
世所用者非尔俦,或膨豕腹徒包羞。
调羹尔无与,覆餗尔不忧。
归来兮归来,北山兮菟裘。
汾阴自有为时出,切莫放光惊斗牛。

感皇恩 出京门有感(元·李俊明)

忍泪出门来,杨花如雪。惆怅天涯又离别。碧云西畔,举目乱山重叠。撸鞍归去,也情凄切。一日三秋,寸肠千结。敢向青天问明月。算应无恨,安用暂圆还缺。愿人长似,月圆时节。

瑞鹤仙 赋梅(宋·辛弃疾)

雁霜寒透幕。正护月云轻,嫩冰犹薄。溪奁照梳掠。想含香弄粉,艳妆难学。玉肌瘦弱。更重重、龙绡衬著。倚东风,一笑嫣然,转盼万花羞落。
寂寞。家山何在,雪后园林,水边楼阁。瑶池旧约。鳞鸿更仗谁托。粉蝶儿只解,寻桃觅柳,开遍南枝未觉。但伤心,冷落黄昏,数声画角。

赴试途中有感(清·李鸿章)

频年伏枥困红尘,悔煞驹光二十春。
马足出群休恋栈,燕辞故垒更图新。
遍交海内知名士,去访京师有道人。
即此可求文字益,胡为抑郁老吾身!

太子张舍人遗织成褥段(唐·杜甫)

客从西北来,遗我翠织成。开缄风涛涌,中有掉尾鲸。
逶迤罗水族,琐细不足名。客云充君褥,承君终宴荣。
空堂魑魅走,高枕表神清。领客珍重意,顾我非公卿。
留之惧不祥,施之混柴荆。服饰定尊卑,大哉万古程。
今我一贱老,裋褐更无营。煌煌珠宫物,寝处祸所婴。
叹息当路子,干戈尚纵横。掌握有权柄,衣马自肥轻。
李鼎死岐阳,实以骄贵盈。来瑱赐自尽,气豪直阻兵。
皆闻黄金多,坐见悔吝生。奈何田舍翁,受此厚贶情。
锦鲸卷还客,始觉心和平。振我粗席尘,愧客茹藜羹。

弹琴(唐·刘长卿)

冷冷七弦上,静听松风寒。
古调虽自爱,今人多不弹。

感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口占一首(近代·占谷堂)

茫茫四州起战争,苍生何日晓升平,
大江一把狂浪起,斩尽妖魔济众生。

相关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