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玉楼春 戏呈林节推乡兄

[宋] 刘克庄
年年跃马长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青钱换酒日无何,红烛呼卢宵不寐。
易挑锦妇机中字。难得玉人心下事。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
分类标签: 宋词三百首
【注释】:
此词是刘克庄为规劝林姓友人而写的一篇佳作。饮酒狎妓,原是文人津津乐道的快事。但时值国运衰颓,时势艰危,词人早已没有了心思。因此对林姓友人的纵酒狎妓生活深感惋惜和遗憾。因而写词予以规劝,颇具辛派词人特色。
词的上片极力描写林的浪漫和豪迈。“ 年年跃马长安市,客舍似家家似寄 ”言其久客轻家 。“长安”借指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年年驰马于繁华的都市街头,视客舍(借指酒楼妓馆)如家门而家门反象寄居之所,可见其性情之落拓 。“ 青钱换酒日无何,红烛呼卢宵不寐”则具言其纵情游乐。二句盖从杜甫《偪侧行赠毕四曜》“ 速宜相就饮一斗,恰有三百青铜钱”及晏几道《浣溪沙 》“户外绿杨春系马,床前红烛夜呼卢”等语化出。“无何”即无事,“呼卢”指赌博。日夜不休地纵酒浪博 ,又可见其生活之空虚。作者在其它词作中也提到过这位林姓朋友的狎妓纵欲生活,可以互参。如此描写,表面上是对林的豪迈性格的赞赏 ,实际上则是对林的放荡行为的惋惜。
下片就点对林的规箴。“ 易挑锦妇机中字,难得玉人心下事?”二句对举成文,含蓄地批评他迷恋青楼、疏远家室的错误。妻子情真意切,忠实可靠,妓女水性杨花,朝秦暮楚 ,一点也不值得信赖 。结末“男儿西北有神州,莫滴水西桥畔泪”二句熔裁辛弃疾《贺新郎·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 》“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及《水调歌头·送施密圣与帅江西》“ 同贱子亲再拜:西北有神州”等句意,热情而严肃地呼唤林某从偎红倚翠中解脱出来,立志为收复中原建立一番功业。“ 水西桥”是当时妓女聚居的一个地方,“莫滴水西桥畔泪 ”即不要同那些妓女们混在一起,洒抛那种无聊的伤离恨别之泪。这样的规箴,辞谐而意甚庄,“旨正而语有致 ”(《艺概》评后村词语)。末二语尤见壮心 ,“足以使懦夫有立志”(《白雨斋词话》评此词语)。
总之,这首词的情感格调是非常高的。词中充满着一种高扬的爱国主义激情,对声色犬马的糜烂生活极其不屑 ,让人读后击节佩赏 。其艺术风格上的特色是:气劲辞婉,中刚外柔。作者对他这位朋友的荒于狎妓是非常惋惜的,从篇末二句一扬一抑的情感落差来看,甚至颇有点愠怒。但用来表达此种惋惜和愠怒的言语却十分委婉 ,心中激昂慷慨 ,笔下温厚和平,摧刚为柔达炉火纯青的地步。此词章法亦甚精巧,上片写人,下片致意,既各有所重,又相得益彰。

刘克庄

刘克庄(1187年9月3日—1269年3月3日),初名灼,字潜夫,号后村,福建省莆田市人。南宋豪放派诗人、词人、诗论家。

初为靖安主簿,后长期游幕于江、浙、闽、广等地。诗属江湖诗派,作品数量丰富,内容开阔,多言谈时政,反映民生之作,早年学晚唐体,晚年诗风趋向江西诗派。词深受辛弃疾影响,多豪放之作,散文化、议论化倾向也较突出。

作品收录在《后村先生大全集》中。程章灿《刘克庄年谱》对其行迹有较详细考证,侯体健《刘克庄的文学世界》展现了其文学创作各个方面,探索精微。

推荐诗词

重别周尚书(南北朝·庾信)

阳关万里道,
不见一人归。
惟有河边雁,
秋来南向飞。

春梦歌(清·曹雪芹)

春梦随云散,
飞花逐水流。
寄言众儿女,
何必觅闲愁。

阮郎归·天边金掌露成霜(宋·晏几道)

天边金掌露成霜。云随雁字长。绿杯红袖趁重阳。人情似故乡。
兰佩紫,菊簪黄。殷勤理旧狂。欲将沉醉换悲凉。清歌莫断肠。

卜算子 送鲍浩然之浙东(宋·王观)

水是眼波横,[1]
山是眉峰聚。[2]
欲问行人去那边,
眉眼盈盈处。[3]

才始送春归,
又送君归去。
若到江南赶上春,
千万和春住。

二郎神·炎光谢(宋·柳永)

炎光谢。过暮雨、芳尘轻洒。乍露冷风清庭户,爽天如水
,玉钩遥挂。应是星娥嗟
久阻,叙旧约、飙轮欲驾。极目处、微云暗度,耿耿银河
高泻。

闲雅。须知此景,古今无价。运巧思、穿针楼上女,抬粉
面、云鬟相亚。钿合金钗
私语处,算谁在、回廊影下。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
年今夜。

九章之九 悲回风(先秦·屈原)

悲回风之摇蕙兮,心冤结而内伤;
物有微而陨性兮,声有隐而先倡。
夫何彭咸之造思兮,暨志介而不忘;
万变其情岂可盖兮,孰虚伪之可长?
鸟兽鸣以号群兮,草苴比而不芳;
鱼葺鳞以自别兮,蛟龙隐其文章。
故荼荠不同亩兮,兰芷幽而独芳;
惟佳人之永都兮,更统世以自贶。
眇远志之所及兮,怜浮云之相羊;
介眇志之所惑兮,窃赋诗之所明。
惟佳人之独怀兮,折若椒以自处;
曾歔欷之嗟嗟兮,独隐伏而思虑。
涕泣交而凄凄兮,思不眠以至曙;
终长夜之曼曼兮,掩此哀而不去。
寤从容以周流兮,聊逍遥以自恃;
伤太息之愍怜兮,气於邑而不可止。
纠思心以为纕兮,编愁苦以为膺。
折若木以弊光兮,随飘风之所仍。
存彷佛而不见兮,心踊跃其若汤;
抚佩衽以案志兮,超惘惘而遂行。
岁忽忽其若颓兮,时亦冉冉而将至;
薠蘅槁而节离兮,芳以歇而不比。
怜思心之不可惩兮,证此言之不可聊;
宁溘死而流亡兮,不忍此心之常愁。
孤子吟而抆泪兮,放子出而不还;
孰能思而不隐兮,照彭咸之所闲。
登石峦以远望兮,路眇眇之默默;
入景响之无声兮,闻省想而不可得。
愁郁郁之无快兮,居戚戚而不可解;
心鞿羁而不开兮,气缭转而自缔。
穆眇眇之无垠兮,莽芒芒之无仪;
声有隐而相感兮,物有纯而不可为。
邈漫漫之不可量兮,缥绵绵之不可纡;
愁悄悄之常悲兮,翩冥冥之不可娱;
凌大波而流风兮,托彭咸之所居。
上高岩之峭岸兮,处雌霓之标颠;
据青冥而摅虹兮,遂倏忽而扪天。
吸湛露之浮源兮,漱凝霜之雰雰;
依风穴以自息兮,忽倾寤以婵媛。
冯昆仑以瞰雾兮,隐岷山以清江;
惮涌湍之磕磕兮,听波声之汹汹。
纷容容之无经兮,罔芒芒之无纪;
轧洋洋之无从兮,驰委移之焉止?
漂翻翻其上下兮,翼遥遥其左右。
汜潏潏其前后兮,伴张驰之信期。
观炎气之相仍兮,窥烟液之所积;
悲霜雪之俱下席,听潮水之相击。
借光景以往来兮,施黄棘之枉策;
求介子之所存兮,见伯夷之放迹。
心调度而弗去兮,刻著志之无适。
曰:吾怨往昔之所冀兮,悼来者之惕惕;
浮江淮而入海兮,从子胥而自适。
望大河之洲渚兮,悲申徒之抗迹;
骤谏君而不听兮,任重石之何益?
心絓结而不解兮,思蹇产而不释。

日珥录(五首)(明·王醇)

连环双珥夹晴日,左右生戟气青赤。
岂惟兵甲生外夷,百殃之本众乱基。
前月黄霾泰山侧,青龙吐火烟光黑。
去年御沟流血波,天鼓满空挝海鼍。
又看彗星扫空百余丈,彻夜光芒侵斗象。
辽东军民半陷胡,天复示变胡为乎。¤

元宫词(一百三首)(明·朱有燉)

十六天魔按舞时,宝妆缨络斗腰肢。
就中新有承恩者,不敢分明问是谁。

迷神引 贬玉溪,对不山作(宋·晁补之)

黯黯青山红日暮。浩浩大江东注。余霞散绮,向烟波路。使人愁,长安远,在何处。几点渔灯小,迷近坞。一片客帆低,傍前浦。
暗想平生,自悔儒冠误。觉阮途穷,归心阻。断魂素月,一千里、伤平楚。怪竹枝歌,声声怨,为谁苦。猿鸟一时啼,惊岛屿。烛暗不成眠,听津鼓。

怀锦水居止二首(唐·杜甫)

军旅西征僻,风尘战伐多。犹闻蜀父老,不忘舜讴歌。
天险终难立,柴门岂重过。朝朝巫峡水,远逗锦江波。

万里桥南宅,百花潭北庄。层轩皆面水,老树饱经霜。
雪岭界天白,锦城曛日黄。惜哉形胜地,回首一茫茫。

相关作者
相关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