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回 李乐工吹笛遇仙翁 王供奉听棋谒神女

    

   词曰:

    声音入妙感仙家,月夜引仙搓。只嫌笛管未全佳,吹破共嗟

  讶。 更惊奔理通仙道,决胜负数着无加。止将常势略谈些,国

  手已堪夸。

                        调寄“月中行”

  人生世上,不特忠孝节义与夫功勋事业、道德文章,足以流芳后世,垂名不朽。就是那一长一技之微,若果能专心致志,亦足以轶类超群,独步一时。且其艺既精妙入神,不难邀知遇于君上,致感动于神仙,使其身所遭逢之事,传为千秋佳话。却说张镐既杖杀阎邱晓,即移书于贺兰进明,责其不救睢阳。恰闻朝廷有旨,命张镐镇临淮,着进明移驻别镇。张镐乃率兵攻打睢阳城,与尹子奇大战。子奇正战之间,忽然阴云四合,寒风扑面。贼众都闻鬼哭神号之声,空中如有鬼兵来冲突。一时大乱,四散狂奔。正是:

    死为厉鬼忠臣志,须信忠魂自有灵。

  尹子奇兵溃,只得弃了睢阳城,退奔陈留。谁想陈留百姓,恨其荼毒睢阳,痛惜忠良被害,遂出其不意,杀将起来,斩了尹子奇,开城迎降。张镐安民已毕,分兵留守。一面引众回镇,一面将睢阳死难诸臣,具表奏闻朝廷。恰好上皇有手诏至肃宗行在,命褒录死节之人。

  且说上皇在蜀中,眼前少了个杨妃,常怀愁闷。那些梨园子弟,又大半散失,供御者无多人,更加不快。还亏有高力士日夕侍侧,时为劝解。及闻安禄山焚毁祖庙,杀害宗室,残虐臣民,遂抚心顿足,十分哀痛。随又传闻禄山已死,乃叹恨道:“朕恨不及手自寸磔此贼也!”因追念故相张九龄,昔年曾说禄山有反相,不宜宥其死,此真先见之明。当时若从其言,何至有今日之祸。于是特遣中使往曲江,致祭于其墓,御制祭文一道,手书付中使资赴墓前宣读。其文云:

    惟卿昔者曾有说言,谓安禄山反相昭然,不宜宥死,宜亟歼旃。

  朕听不聪,轻纵巨奸,既宽显戮,更予大藩,酿兹凶祸。追悔从前,

  卿今若在,朕复何颜!追念老臣,曷胜涕涟。特遣致祭,情以短篇,

  嘉卿先见,志吾过愆。尚飨。

  上皇既遣祭张九龄,且厚恤其家。因即降手诏,命朝臣查录一切死难忠臣,申奏新君,并加恤典,不得遗漏。又闻雷海青殉节于凝碧池,不胜嘉叹,张野狐因乘机启奏道:“梨园旧人黄幡绰,向羁贼中,今从东京逃来,欲请见驾。只因失身陷贼,恐上皇爷欲加之罪,故逡巡未敢。”上皇道:“汝等徘优之辈,安能尽如雷海青这般殉节?失身贼中,不足深责。黄幡绰既从贼中来,必知雷海青殉节之详,朕正欲问他,可便唤来。”左右领旨,即将黄幡绰宣到。幡绰叩首阶前,涕泣请罪。上皇赦其罪问道:“雷海青殉节于凝碧池之日,你也在那里么?”幡绰道:“此事臣所目睹。”上皇道:“汝可详细奏来。”幡绰便把那安禄山如何设宴奏乐,众乐工如何伤感坠泪,禄山如何要杀那坠泪的,雷海青如何大哭,如何抛掷乐器,骂贼而死,一一奏闻。上皇叹息道:“海青乃能尽忠如此,彼张均、张(土自)辈,真禽兽不若矣!”因问幡绰道:“汝于此时亦曾坠泪否?”幡绰道:“触目伤心,那得不坠泪?”时内监冯神威在侧,向日幡绰曾于言语之间,戏侮了他,心中不悦,奏道:“此言妄也。奴婢闻人传说,幡绰在贼中,把安禄山极其谄奉。禄山在宫中梦纸窗破碎,幡绰解云:此为照临四方之兆。禄山又梦自身所穿袍袖甚长,幡绰又为之解云:此所谓垂衣而天下治。如此进谀,岂是肯坠泪者?”上皇即问幡绰:“汝果有此言否?”那黄幡绰本是个极滑稽善戏谚的人,平日在御前惯会撮科打诨,取笑作要的,那时若惊惶抵赖,便没趣了,他却不慌不忙,从容奏道:“禄山果有此梦,臣亦果有此言。臣因禄山有此不祥之二梦,知其必败,故不与直言以取祸,只以巧言对之,正欲留此微躯,再睹天颜耳。”上皇道:“怎见得此二梦之不祥,汝便知其必败?”幡绰道:“纸窃破者,不容糊做也。袍袖长者,出手不得也。岂非必败之兆乎?”上皇听说,不觉大笑,遂命仍旧供御。正是:

    闻之既堪为解颐,言者自可告无罪。

  自此上皇时常使黄幡绰侍侧,询问东西二京之事。幡绰恐感动圣怀,应对之间,杂以诙谐,常引得上皇发笑。忽一日,又有一个梨园旧人到来,你道是谁?却是笛师李谟。原来李谟于圣驾西行时,同着一个从人奔走随驾,不想走迟了,却追随不及,失落在后。遇着哥舒翰的败残军马冲来,前路难行。急慌慌的奔窜,一时无处逃匿,只时权避入一山谷中。其中有古寺一所,寺僧询知是御前供奉之人,不敢怠慢,因留他暂寓,一连住了五七日。一夕月朗风清,从人先自去睡了,李谟心中烦闷,且不即睡,又爱那风清月白,徘徊观玩了一回,便向行囊中,取出平日那校所吹的笛儿来,独自步出寺门,在一大树之下石台上坐着,把那笛儿吹起。真个声音嘹亮,响彻山谷。才吹罢,遥见园林中走出一个彪形大汉,大踏步行至前来,仔细视之,乃一虎头人也。李谟大骇,那虎头人身穿一件白褡单衣,露腿赤足,就寺门槛上箕踞而坐,说道:“笛声甚妙,可再吹一曲。”李谟那时不敢不吹,只得按定了心神,吹起一套繁縻之调。虎头人听到酣适之际,不觉瞑然睡去,横卧于槛上,少顷之间,鼾声如雷。李谟欲待跨入寺门槛去,又恐惊醒了他不是耍处;回首四顾,没处藏身。只得将笛儿安放草间,尽力爬上那大树,直爬到那极高的去处,借树叶遮身,做一堆儿伏着。

  不移时虎头人醒来,不见了吹笛人,即懊悔道:“恨不早食之,却被他走了。”遂立起身来,向空长啸一声,便有十余只大虎,腾跃而至,望着虎头人俯首伏地,状如朝谒。虎头人道:“适有一吹笛小儿,乘我睡熟,因而逃脱。我方才当槛而卧,量彼不敢入寺,必奔他处,汝等可分路索之。”众虎遂四散奔去,虎头人依然踞坐不动。约五更以后,众虎俱回,都作人言道:“我等四路追寻不获。”正说间,恰值月落斜照,见有人影在树。虎头人笑道:“我道有云行雷掣,却原来在这里!”乃与众虎望着树上,跳身攫取。幸那树甚高,跃握不及。李谟此时却吓得魂不附体,满身抖颤,几乎坠下,紧紧抱着树枝。正在危急,忽闻空中有人大喝道:“此乃御前之人,汝等孽畜,不得猖獗!”于是虎头人与众虎一时俱惊散。少间天曙,仆从来寻,李谟方才下树。且喜那笛儿原在草间无损,仍旧收得。正是:

    箫能引凤,笛乃致虎。岂学虞廷,百兽率舞。

  李谟受此惊恐,卧病数日。病愈之后,方欲起身,适有旧日相知的京官皇甫政,新任越州刺史,团赴任途次,偶来山寺借宿,遇见了李谟,各叙寒暄,问李谟:“将欲何往?”李谟道:“将欲西行,追随大驾。”皇甫政道:“近日西边一路,兵马充斥,岂可冒险而行;不如且同我到越州暂住,俟稍平定,西行未迟。”李谟应诺,遂别了寺僧,随着皇甫政迤逦来至越州,即寓居于刺史署中。那越州有个镜湖,是名胜之处,皇甫政公事之暇,常与李谟到彼观览。李谟道:“湖光可人,尤宜月夜。”皇甫政点头道:“我亦正欲为月夜泛湖之游。”乃于月明之夜,具酒肴于舟中,约集僚友,同了李谟泛湖饮宴。但见月光如水,水光映月,放舟中流,如游空际,正合著苏东坡《赤壁赋》中两句,道是: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氵斥流光。

  众官饮酒至半酣,都要听李谟的妙笛。说道:“昔年勤政楼头一曲笛音,止住了千万人的喧哗,天下传闻绝技。今夕幸得相叙,切勿吝教。”皇甫政笑道:“李君所用之笛,我已携带在此了。”众官都喜道:“可知妙哩!”李谟谦逊了一回,取出笛儿吹将起来,其声音之妙,真足以恰情悦耳,听者无不啧啧称叹。一曲方终,只见前面有扁舟一叶,一童子鼓掉而行,船上立着一个老翁,口中高声的叫道:“大好笛音,肯容我登舟一听否?”众人于月下视之,见他:

    数髯瑟瑟,一貌堂堂。野服葛巾,绝似仙家妆束;开襟挥囗,更

  饶名士风流。果然顾盼非凡,真乃笑谈不俗。

  众官看了,知其非常人,不敢轻忽,即请过大船中,以礼相见。老翁道:“山野之人,多有唐突,幸勿见罪。”众官揖之就坐,那老翁道:“偶游月下,忽闻笛声甚佳,故冒昧至此,欲有所陈。”李谟道:“拙技不足污耳,承翁丈闻声而来,定是知音,正欲请教大方。”老翁道:“顷所吹者,乃紫云回曲也,此调出自天宫,今尊官已悉得其妙,但婉转之际,未免微涉番调,何也?”李谟惊叹道:“翁丈真精于音律者,仆初学笛时所从之师,实系番人。”老翁道:“笛者涤也,所以涤邪秽而归之于雅正也,岂可杂以番调邪!宜尽脱去为妙。”李谟拱手道:“谨受教。”老翁道:“尊官所吹之笛,是平日惯用的么?”李谟道:“此笛乃紫纹云梦竹所造,出自上赐,正是平时用熟的。”老翁道:“紫纹竹生在云梦之南,于每年七月望前生,但今年七月望前生,必须于明年七月望前伐,若过期而伐,则其音窒;先期而伐,则其音浮。适间细听笛音,颇有轻浮之意,当是先期而伐者。但可吹和平繁縻之音调,若吹金石清壮之调,笛管必将碎裂。”众官听了,都未肯信,李谟口虽唯唯,也还半信半疑。老翁道:“公等如不信,老朽请一试之。”说罢,便取过李谟所吹的笛儿,吹起一曲金石调来,果然其声清壮,可以舞潜故而泣嫠妇。李谟与众官都听得呆了。及吹至入破之时,众人正听得好,忽地刮刺一声,笛儿裂作两半,众方惊叹信服。老翁笑道:“损坏佳笛,如之奈何?老朽偶带得二笛在此,当以其一奉偿。”遂向衣裾中取出二笛,一极长,一稍短,乃以短者送李谟道:“便请试吹。”李谟接过来,略一吹弄,果然应手应口,迥非他笛可比,心中欢喜,再三称谢。皇甫政笑道:“从来说宝剑赠与烈士,红粉寄与佳人。老丈既以敝友为知音,何不并将那一枝惠赐之?”老翁道:“非敢吝惜,其实那一笛,非人间所可吹者;即使相赠,亦未必能吹。”李谟道:“小子愿一试之。”

  老翁便把那笛递过来,李谟吹之再四,都不入调,且亦不甚响亮。老翁道:“此非人间笛,固未易吹也。”李谟道:“此笛量非老丈不能吹,必求赐教。”老翁摇头道:“人间吹不得。”李谟道:“人间吹了便怎么?”老翁笑道:“尊官前日山谷中所吹,不过是人间之首,尚有虎妖闻声而至;今于湖中吹动那一笛,岂不大惊蛟龙乎?”众人闻言,都道:“不信有这等事。”老翁道:“诸公如必欲吹,老朽试略吹之;倘有变动,幸勿惊讶。”于是取过那笛来,信口一吹,其声震耳,树头宿鸟俱惊飞叫噪;到五六声之后,只见月色惨黯,大风顿作,湖水鼓浪,巨鱼腾跃,举舟之人大骇,都道:“莫吹罢!莫吹罢!”老翁呵呵大笑,收过了笛,起身告别,众人挽留不住。李谟道:“还不曾拜问尊姓大名。”老翁笑道:“前宵于空中喝退虎妖者即我也,不须更问姓名。”言讫,耸身跃入小舟,童子鼓掉如飞,顷刻不见。众人又惊又喜,都赞叹李谟妙笛,能使仙翁来降。正是:

    笛既能致虎,亦复可遇仙。虎团畏仙去,仙还把笛传。

  李谟自得了仙翁所授之笛,其技愈精。皇甫政因他是御前侍奉的人,不敢久留,打听得路途稍通,遂资送盘费,遣发起行。不则一日,来到蜀中。先投谒高力士,引至上皇驾前朝见。上皇怜其间关跋涉而来,赐与衣帽,仍令供御。李谟将途中遇仙之事,从容启奏。上皇本是极好神仙的,闻其所奏,十分叹异。高力士因奏道:“老奴向闻翰林院弃棋供奉王积薪,亦曾于旅次遇仙。”上皇道:“此事朕所未闻,王积薪今在此,当面问之。”于是传旨,宣王积薪。

  且说那王积薪乃长安人,原是世家巨族的后裔。从幼性好弃棋,屡求善弈者指教,遂成高手。少年时曾与一班贵介子弟四五人,于长安城外一个有名的园亭上宴会。正酣饮间,勿有一人乘马至园门首下了马,昂然而入。看他打扮,不文不武,对众举手笑道:“诸君雅集,本不当来吵扰;止缘渴吻,欲得杯酒润之,未识肯见赐否?”王积薪见其器宇轩昂,知非恒辈,不等众人开口,先自起身迎揖,逊之上座。那人也不推辞,便就坐了。积薪取大杯斟酒送上,那人接来饮讫,叫再斟来。王积薪一面再斟酒,一面供他举着。那些众少年尽是贵公子,平日不看人在眼里的,今见此人突如其来,又甚简傲,俱心怀不平。不知他是何等人,又不敢向前问他。其中一少年,乃举杯出令道:“我等各自道家世,其最贵显者,饮三杯,请客先道。”那人笑道:“吾请先饮三杯而后言。”积薪便令童子快斟酒。那人连进三杯,起身出席,举手向众人道:“我高祖天子,曾祖天子,祖天子,父天子,本身天子。”说罢,大步出门,上马疾驰而走。众人方相顾错愕,早有内监与侍卫等人,策着马来寻问。原来那时玄宗常为微行。这一日改换衣装,出城闲玩,因偶与众少年相遇。次日,命高力士访知,那敬酒的少年是王积薪,特召入见,厚有赏赐,且云:“诸少年自矜家世,真乞儿相,汝独大雅可喜。”因命送翰林院读书,后知其善养,遂令为弃棋供奉。正是:

    不因杯酒力,安得侍君王?

  王积薪有此遭遇,日侍至尊;及安禄山作乱,车驾西幸之时,多官随行。积薪带着一个老仆,随众奔走。奈蜀道险隘,每当止宿时,旅店多被贵官占住,积薪只得随路于民家借宿。一日迂道大宽,转沿山溪而行,不觉走入一荒村。时已薄暮,那村中只有一家人家,茅舍三间,柴扉半掩。积薪主仆扣扉求宿。内里走出一个老婆婆来,说道:“此间只老身与一个媳妇儿住着,本不该留外客在此。但舍此更无宿处,客官可权就廊檐下宿一宵罢!”积薪谢道:“只此足矣!”婆婆取些茶汤与几个面饼来供客,叫了安置,关了柴门,自进去了。积薪听得他姑媳二人各处一室,各自阖户而寝。积薪主仆卧于廊下,老仆先已睡着,积薪转辗未寐。忽闻那婆婆叫应了媳妇说道:“良宵无以消遣,我和你对弈一局如何?”媳妇应道:“既如此甚妙。”积薪惊异道:“乡村妇女,如何知弈?且二人东西各宿,如何对弈?”便爬起来从门缝里张看,内边黑洞洞,已皆灭烛矣,乃附耳门扉细听之。闻得婆婆道:“饶你先起。”媳妇道:“我于东五南九置子矣!”停了半晌,婆婆道:“我于东五南十二置子起矣!”又停了半晌,媳妇道:“我于西八南十置子矣!”又停了半晌,婆婆道:“我于西九南十四置子矣!”每置一子,必良久思索,夜至四更,共下三十六子,积薪一一密记。忽闻婆婆笑道:“媳妇你输了,我止胜你九枰耳!”媳妇道:“我错算了一著,固宜败北。”自此寂然。天明启扉,积薪整衣人见,看那婆婆鬓发斑斑,丰采奕奕,绝不似乡村老媪。积薪请见其媳,婆婆即呼媳妇儿出来相见,你道那媳妇怎生模样?

    虽是村家装束,自然光彩动人。举止安闲,不啻闺中之秀;丰

  姿潇洒,亦如林下之风。若遇楚襄王,定疑神女;即非蓝桥驿,宛似

  云英。

  积薪相见过,即叩问弈理。婆婆道:“我姑媳无以遣此良宵,偶尔对局,岂堪闻于尊客?”积薪再三请教,婆婆道:“弈虽小数,其中自有妙理。尊官既好此,必善于此,今可率己意布局置子,使老身观之,或当进一言相商。”乃取棋局置子出来,积薪尽平生之长布置,未及四五十子,只见那媳妇微微含笑,对婆婆说道:“此客可教以人间常势。”婆婆遂指示攻守杀夺,救应防拒之法,其意甚略,然皆平时思虑所不及。积薪更欲请益,婆婆笑道:“只此已无敌于人间矣!大驾已前行,客官可速往。”积薪称谢而别。行不十数步,回头看时,茅舍柴扉,都已不见。方知是遇了仙人,不胜叹诧。正是:

    弈通太极阴阳理,妙诀从来原不多。好向人间称莫敌,笑他空

  烂手中柯。

  积薪自此弈艺绝伦。当日上皇因高力士言及,特召积薪面询其事。积薪把上项事奏闻,黄幡绰在旁,听了插诨道:“弈称手谈,那家妈妈媳妇,却又口著,真是异事。”上皇笑道:“常人之弈,以手为口,必须目视;不若仙人之弃,以口为手,不须用目也。”积薪道:“臣常布置其姑媳对弈之势,虽罄竭心思,推算其所言九秤胜负之说,终不可得。”上皇道:“此必非人间常势,存此以待后之识者可耳。”高力士道:“积薪昔年饮酒,曾得遇圣人,今日弈棋又遇仙人,何其多佳遇也。”上皇道:“李幕所遇吹笛仙翁,积薪所遇弈棋姑媳,总是仙人,但未知是何仙。此时若张果,叶法善、罗公远辈有一人在此,必知其来历矣!”正闲谈间,肃宗遣使来奏言,永王磷谋反,称帝于江南。上皇大怒,命速遣将讨之。不一日,有中使啖廷瑶,赍奉肃宗告捷表文,奏称广平王与郭子仪屡胜贼兵,又得回纥助战,已恢复西京。今即移兵东向,将并恢复东京矣。上皇大喜。正是:

    且喜耳闻好消息,会须眼看捷旌旗。

  未知如何复两京,且听下回分解。

  

  

    

推荐诗词

教授杂咏四首 (近代·鲁迅)

作法不自毙,悠然过四十。
何妨赌肥头,抵挡辩证法。

可怜织女星,化为马郎妇。
乌鹊疑不来,迢迢牛奶路。

世界有文学,少女多丰臀。
鸡汤代猪肉,北新遂掩门。

名人选小说,入线云有限。
虽有望远镜,无奈近视眼。

生查子 题京口郡治尘表亭(宋·辛弃疾)

悠悠万世功,矻矻当年苦。
鱼自入深渊,人自居平土。
红日又西沈,白浪长东去。
不是望金山,我自思量禹。

春梦(唐·岑参)

洞房昨夜春风起,故人尚隔湘江水。
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旅宿(唐·杜牧)

旅馆无良伴,凝情自悄然。
寒灯思旧事,断雁警愁眠。
远梦归侵晓,家书到隔年。
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

河传·渺莽云水(唐·张泌)

渺莽云水,惆怅暮帆,去程迢递。夕阳芳草,千里万里,
雁声无限起。
梦魂悄断烟波里。心如醉,相见何处是?锦屏香冷无睡,
被头多少泪。
红杏,交枝相映,密密濛濛。一庭浓艳倚东风,香融,
透帘栊。
斜阳似共春光语,蝶争舞,更引流莺妒。魂销千片玉樽
前,
神仙,瑶池醉暮天。

水调歌头 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宋·苏轼)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
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
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
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
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
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蝶恋花·碧草池塘春又晚(宋·晏几道)

碧草池塘春又晚,
小叶风娇,尚学娥妆浅。
双燕来时还念远,珠帘绣户杨花满。

绿柱频移弦易断,
细看秦筝,正似人情短。
—曲啼乌心绪乱,红颜暗与流年换。

行香子 博山戏呈赵昌甫、韩仲止(宋·辛弃疾)

少日尝闻。富不如贫。贵不如、贱者长存。由来至乐,总属闲人。且饮瓢泉,弄秋水,看停云。
岁晚情亲。老语弥真。记前时、劝我殷勤。都休殢酒,也莫论文。把相牛经,种鱼法,教儿孙。

木兰花慢 混一后赋(元·刘秉忠)

望乾坤浩荡,曾际会,好风云。想汉鼎初成,唐基始建,生物如春。东风吹遍原野,但无言、红绿自纷纷。花月流连醉客,江山憔悴醒人。龙蛇一屈一还伸。未信丧斯文。复上古淳风,先王大典,不贵经纶。天君几时挥手,倒银河、直下洗嚣尘。鼓舞五华鸑鷟,讴歌一角麒麟。

九章之七 惜往日(先秦·屈原)

惜往日之曾信兮,受命诏以昭时。
奉先功以照下兮,明法度之嫌疑。
国富强而法立兮,属贞臣而日竢。
秘密事之载心兮,虽过失犹弗治。
心纯庞而不泄兮,遭谗人而嫉之。
君含怒而待臣兮,不清澈其然否。
蔽晦君之聪明兮,虚惑误又以欺。
弗参验以考实兮,远迁臣而弗思。
信谗谀之浑浊兮,盛气志而过之。
何贞臣之无罪兮,被离谤而见尤。
惭光景之诚信兮,身幽隐而备之。
临沅湘之玄渊兮,遂自忍而沉流。
卒没身而绝名兮,惜壅君之不昭。
君无度而弗察兮,使芳草为薮幽。
焉舒情而抽信兮,恬死亡而不聊。
独障壅而弊隐兮,使贞臣为无由。
闻百里之为虏兮,伊尹烹于庖厨。
吕望屠于朝歌兮,宁戚歌而饭牛。
不逢汤武与桓缪兮,世孰云而知之。
吴信谗而弗味兮,子胥死而后忧。
介子忠而立枯兮,文君寤而追求。
封介山而为之禁兮,报大德之优游。
思久故之亲身兮,因缟素而哭之。
或忠信而死节兮,或訑谩而不疑。
弗省察而按实兮,听谗人之虚辞。
芳与泽其杂糅兮,孰申旦而别之?
何芳草之早殀兮,微霜降而下戒。
谅聪不明而蔽壅兮,使谗谀而日得。
自前世之嫉贤兮,谓蕙若其不可佩。
妒佳冶之芬芳兮,嫫母姣而自好。
虽有西施之美容兮,谗妒入以自代。
愿陈情以白行兮,得罪过之不意。
情冤见之日明兮,如列宿之错置。
乘骐骥而驰骋兮,无辔衔而自载;
乘泛泭以下流兮,无舟楫而自备。
背法度而心治兮,辟与此其无异。
宁溘死而流亡兮,恐祸殃之有再。
不毕辞而赴渊兮,惜壅君之不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