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回 梦周公王世弃绝魏 弃徐勣李立邃归唐

    

  诗曰:

    成败虽由天,良亦本人事。

    宣尼惊暴虎,所戒在骄恣。

    夫何器小夫,乘高肆其志。

    一旦众情移,福兮祸所伺。

    蛟螭失所居,遂为蝼蚁制。

    噬胼徒空悲,贻笑满青史。

  事到骑虎之势,家国所关,非真拨乱之才,一代伟人,总难立脚。何况庸碌之夫,小有才名,妄思非分,直到事败无成,才知噬脐无及。今且不说秦母归唐。再说贾润甫别了李靖等来到洛阳,打探王世充大行操练兵马,润甫要进中军去见他。世充早知来意,偏不令润甫相见,也不发回书。叫人传话道:“这里自己正在缺晌,那得讨米来清偿你家?直等我们到淮上去收了稻子,就便来当面与魏公交割。”贾润甫见他这样光景,明知他背德不肯清偿,也不等他回札,竟自回金墉来回复魏公道:“世充举动,不但昧心背德,且贼志反有来攻伐之意,明公不可不预防之。”李密怒道:“此贼吾亦不等其来,当自去问其罪矣。”择日兴师,点程知节、樊文超为前队,单雄信、王当仁为第二队,自与王伯当、裴仁基为后队,望东都进发。那边王世充,早有哨马报知,心上要与李密厮拼,只虑他人马众多,急切间不能取胜,闷坐军中。忽一小卒说道:“前年借粮军士回来,说李密仓粟,却被鼠耗食尽,升贾润甫补征猫都尉,宫中又有许多灾异。金墉百姓多说是僭了周公的庙基,绝了他的香火,故此周公作祟。”郑主道:“只怕此言不真。”小卒道:“来人尽说有此怪异,为甚说谎?”郑主笑道:“若然,则吾计得矣。但必要一个伶俐的人,会得吾的意思,方为奇妙。”说了,果看着那小卒,小卒低着头微笑不言。

  到了明日,擂鼓聚将,大宴群臣,计议御敌之策。郑主问道:“李密金墉之地,还要隋朝故宫,还是他自己创造的?”张永通答道:“魏主宫室,原是周公神词。李密谓周公庙宇当创建于鲁,此地非彼所宜,便撤去庙貌,改为宫闱。周公累次托梦于臣,臣未敢读奏。”郑主拍案道:“怪道孤昨夜三更时分,梦见一尊冠冕神人,说:‘吾乃周文王之子姬公旦便是,蒙上界赐我为神,庙宇在金墉城内,被李密拆毁了,把基址改为宫殿,木料造了洛口仓,使我虎贲卫从,漂泊无依。今李密气数将尽,运败时衰,东郑王你替我报仇做主。’”众臣道:“神人来助,足见明公威德所致,此番魏邦土地,必归于明公矣。”郑主道:“富贵当与卿等共之,谅孤非敢独享也。”正说时,只见三四个小卒走上前来报道:“中军右哨旗了陈龙,忽然披发跣足,若狂若痴,口中大叫道:‘我要见东郑王。’”郑主见说,笑逐颜开,对众臣道:“此卒素称诚朴,何忽有此举动?孤与卿等同去看他。”说了,齐上马,来到教场中。军师桓法嗣纵马先到演武场,只见陈龙闭着双眼,挺挺的睡在桌上,高声朗句的在那里诵大雅文王之诗曰:“文王在上,于昭于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见郑主来,忽跳起身,站在桌上,朝着外边道:“东郑玉请了,吾周公旦附体在此。前宵所嘱之言,何不举行?勿谓梦寐,或致遗忘。若汝等君臣同心协力,吾还要助汝阴兵三千,去败魏师,幸毋观望,火速进兵为上。吾去也!”说了,跳将下来,满厅舞蹈扬尘。此时王世充与众臣,早已齐齐跪拜道:“谨遵大王之命,我等敢不齐心讨贼,以复故宫,重修殿宇峥嵘?”大家忙起身,看那个陈龙,面色如灰,手足冰冷,直僵僵横在草地上。郑主叫人负了他回去。

  自此郑家兵将,个个胸中有个周公旦了。从来行兵诡道,王世充原是个奸狡多谋之人,兼那军师桓法嗣,又是个旁门邪术之徒,恰好在乱离中,逞志求荣,希图宝位,便有许多因邪入邪之事来凑他。郑王回朝,即便传旨军师桓法嗣,明日下演武场,点选彪形大汉三千,个个身长八尺,脚踩木模一丈二尺,面上俱带鬼脸,身穿五色画就衣服。数日之内,演习停当。桓法嗣说:“此计只宜速行,攻其无备。”郑主准奏。这不过是要收拾完一个李密,成全一个应世之主。若车密是个明哲之士,见国中屡现灾异,便要安守金墉,悔改前愆,优恤臣下,犹可以为善国。无奈李密自恃才略高强,却忘了昔日死里逃生之苦,刻刻要想似汉高题着三尺剑,无敌于天下。先把一个足智多谋的军师徐世勣调去黎阳。萧铣乃癣疥之疾,又把忠勇全备的秦叔宝、罗士信差他去拒守。贾润甫屡进奇谋不听,而置之洛口。邴元真贪利忘义小人,反置之左右。只剩单雄信、程知节等一班恃勇好斗之人,自统大兵前来。未及两日,何知王世充也拥着大队人马,在路上遇哨马报知,大家离着三四十里安营驻扎。李密安营于翠屏川东山。王世充结寨于翠屏川西山,军师桓法嗣带领细作,随身兵马二三百,悄到镇东山顶,了望魏营,部伍整齐,如星辰累落,看去杀气冲天,果是人惊鬼哭。

  桓法嗣心中暗想:“吾虽练彪形高撬神兵,怎能够胜他人强马壮?”蹩着双眉,四下闲看,忽见东北方山角下,七八个大汉,在那里采樵。桓法嗣看他们运斧弄斤,丁丁伐木。不觉抬然而笑道:“吾更有计矣!”悄悄唤一家将近前来,附耳几句,自己即便上马归营。到了明日,进大营对郑主道:“臣昨夜也梦见周公对臣说道:‘桓法嗣听我吩咐:明日我暗引一人来助你们擒贼,你快去催主人作速进征,以决胜负。’”又附郑主耳上说了几句。郑主大喜。桓法嗣又将木排,多用红绿颜色,画成鲁形,列为主城,将兵马尽藏其中。郑主坐中军大寨,看军师桓法嗣调度。只见帐下军士道:“拿着了李密。”及至解进来时,见绑着的却是一群打柴的人,为首又是李密。郑主问道:“是那里拿来的?”军士答道:“小人们奉令巡逻,到山坳斜径,遇着这干人,内中却有李密,小人们奋勇拿来请功。”郑主怒问,那为首喊叫冤枉道:“小人是国子监助教陆德明的家人,城中乏柴,着小人来樵采,说甚李密,现有同伴可证。”巡逻的道:“明是李密,假做采樵,窥探军情。”郑主又向众樵夫细问,果然是乡宦家人,差出来打柴的,郑主叫左右去了那干人的绑缚,对他们说道:“我晓得你们尽是平民,我如今正要用着你们。且问你众人里边,可有熟识北邙山幽僻路径的?”一个樵夫指道:“那个叫做满山飞金勇,那个叫做穿山甲庞元,他两个惯走山径,晓得路途。”郑主道:“妙!”先叫那像李密的前来,赏他一个中军把总。那两个金勇、庞元,赏他做了左右队长,多给衣帽战袍。又叫中军附耳,吩咐了领去。众樵夫大喜,叩谢出营,编入队伍。看两边是:

     纷纷战血烟云洒,胜败存亡未可知。

  再说李密前队程知节,指望遇着了对头,爽利大杀一场。不意王世充的兵马,反将横木为城,寂然不动。便督军马,冲到城边,却又看见了木城上红绿兽形,即便调转马头,逃回转来。那单雄信领着第二队,亦凑着了,叫前队架起云梯炮石,向内攻打,竟不能破。魏主在后队结寨,时将举火,传令黑夜须防喊人行劫,各营务要小心,静听更筹。到了三更时分,魏营兵将耳边,只闻得四下里炮声隐隐不绝,心中惶惑。忽有巡逻夜不收,到前营来报道:“王世充木城已开,只是内中灯火惧无,人影不见,敢报老爷知道。”程知节团日间攻打了半天,正在那里心中烦躁,忽闻此报,安能忍耐!自己当先,领军马直到郑营。远远望去,只见木城大开,灯火齐举,照耀如同白日,并不见一兵在外。恼得程知节性起,把双斧高举,口中喊道:“有胆气的随我来!”只见郑营寨中一声炮响,闪出一将,杀了十来合,败将下去。程知节趁势追赶,约十来里,又听得郑营中一个轰天大炮,四下里即便接炮连声,忽起一阵怪风,刮地里迎面吹来。

  其时金鸡已报,天色已明。程知节正催促兵马杀将下去,只见斜刺里赶出七八队,都是面蓝发赤,巨口狼牙。五色长袍,高踩橇脚。硝黄火药,烘满半天。都执着砍刀,从第二队后边杀来。个个喊道:“天兵到了,你们要命的快须投降!”单雄信兵士见了,尽皆惊惶,要兜转马头,杀奔回去。因那些战马,见了这班鬼脸长人,咆哮乱跳,反向前尽力嘶跳。单雄信只得大着胆,随着前队,往前杀去。两队人马接着王世充许多将士,绞作一团的乱杀。程知节正在酣战之时,听得喊道:“捣寨的兵,拿了李密来了!”只见一簇兵马,拥着李密,锦袍金甲,背剪在马上,喊叫不明道:“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已被这干人拥进阵里去。程知节看见,吃了一惊,对稗将樊文超道:“如今主公已没了,战也没用,散罢!”樊文超道:“东天也是佛,西天也是佛,散也没处去,倒是投降。”便传主将已没,情愿投降。部下听得,一齐抛戈弃甲跪倒。程知节忆着老母,却在乱军中卸去盔甲,寂然逃走。

  单雄信与王当仁在第二队,见前边一齐跪倒,不知为甚缘由,却飞报的来说:“魏公已被拿去,前军已尽投降。”单雄信也是个猛夫,再不忖量李密怎样就可以拿得,心下反着了忙,对王当仁道:“魏公既被他们拿去了,我们在此,杀也无益,不如我和你冲出去罢!”王当仁便道:“说得有理。”喊一声,领麾下努力,杀了一里多路。无奈四围郑兵,越杀越多。单雄信回转头来一看,王当仁已不见了。单雄信正要转身去寻,不题防郑将张永通飞马到面前。雄信忙举槊相迎。岂知郑营中几十把钩镰枪齐举,把单雄馆坐马拖翻。雄信无奈,亦只得领众投降。

  独有魏主还领着精锐心腹之士督战,见前队散乱,忙着裴仁基前来救应,亦被郑阵中镰钩套索捉去。魏主正在惊疑之际,只见后面山上,连声发喊,二队短刃步兵,赶下山来,已在阵后乱砍。回望寨中,烟焰冲天,守寨军士,四散逃走,投崖坠石。原来王世充着樵夫引导,黑夜领这支兵,各带硝磺引火之物,乘他兵尽出战,焚他大寨。魏主平日却因自恃势盛,只道无人敢来窥伺,到处不立木栅,止设营房。所以这几百人,如入无人之境,烧了他寨,又杀将转来。此时李密要敌后军,前面王世充人马已到。要敌前军,后边步兵杀来。真是前后夹攻,腹背受敌。无可奈何,只得易服同众逃到洛口仓。贾润甫闻知,远来接见,把善言相慰道:“汉高屡败,终得天下。项羽虽胜,卒遭夷灭。明公安心以图后举。”在洛口仓安歇了一夜。次日正欲与众将计议,只见程知节同了十来个小卒逃来。魏主怒道:“我正要问你那前面是怎么样光景,以至于此?”程知节道:“头里我们被他杀退了下去,已有六七里,何知起一阵怪风,冲出无数阴兵,这还大家尽力混杀。不意他们阵里拥过一个锦袍金甲,与明公面貌无异,背剪在马上。我们军士,只认真是主帅被擒,军士都无心恋战。郑营中四下军马,如山倒海翻,裹将拢来,稗将樊文超即便领众投降。我不得已卸甲逃走到仓城。岂知邴元真己将全城归降王世充。我故又赶到这里,幸喜明公无恙,多是喊人使的诡计。”

  话未说完,只见魏征一骑来到,魏公大骇,忙问道:“为什么你亦离了金墉,莫非亦有甚事么?”魏征道:“昨夜五更时分,有一起人马,叫喊开城。郑司马上城看时,只见灯火之下,果然是明公坐在马上。郑司马忙开城门,出来迎接。只见喝道:‘诸将不行救应!’就叫手下捆缚,裴仁俨亦被擒下。我着了急,知中贼人之计,如飞着宫侍报知王娘娘同世子逃出了南门,恰好在路上遇着了王当仁,交付与他送上瓦岗去了。故此我特地寻来,恰好多在这里。刚才我在路上,听见逃回兵卒说:‘王世充大队人马,又追将下来。’”正说时,只见贾润甫手下巡逻走卒来报道:“虎牢关也失了。郑家大兵只离我们洛口三十里地,我们快走罢!”此时连魏征也没了主意。李密见王世充势大,量此洛口一隅,怎能支撑?只得同众进守河阳。河阳乃祖君彦所守地方,未及两日,巡卒又报偃师、洛口俱失。李密叹道:“谁料贼子弄这些诡计,失去这许多地方,又战失了好几员名将,这都是孤自己大意,以至于此。如今方寸已乱,教孤如何是好?”王伯当道:“为今之计,只有南阻河,北守太行,东连黎阳。徐世勣为人忠义,不以成败利钝易心。且足智多谋,堪当一面,着他同守黎阳,移兵食以资河北,虽与世充相近,未将不才,愿为死守。明公身居太行,呼吸两地,身既在此,当时部曲必然来归,力薄则拒险而守,力足则相机而战,方是妙计。”李密道:“此计甚善。”问众将,多默默不答。李密又问,众将只得说道:“前日北邙一战,人心皆惊,雄信投降,仁基、智略就缚,以致河阳疾破,仓城即降,惬师、洛口、虎牢地方,接踵而失。将无固守之志,兵无敢死之心,人情趋利,比比皆然。今明公麾下,尚有二万,恐再俄延,怕从人日散,公欲扼守,谁人相助?”

  李密听了,不觉两行泪落道:“孤仗诸君毅力同心,首取洛口,又据黎阳,北抗世充,南破化及。不意今日一战,至于众叛亲离,欲守无人,欲归无地。要此六尺何为?”言罢,拔剑便欲自刎。伯当一把抱定,两泪交流道:“明公,你备经困苦,方能得成大业;今虽失利,安知不能复兴,何作此短见?”两人号哭连声,众将也齐泪下。李密哽咽了半日,才出得一声道:“罢,罢,我壮志不甘居人之下,今天丧我,无计可施,黎阳我断不去。诸君若不弃,同到关中归于唐主,诸君谅亦不失富贵。”众将齐声道:“愿随明公同归唐主。”李密对王伯当道:“将军家室,多在瓦岗,今日入关,家室日远,恐必挂念;不若将军且回。”伯当道:“昔与明公共誓生死同随,安肯今日相弃?便分身原野,亦所甘心,何况家室哉!”这几句连同行的人都感动,没一个肯离散。独有程知节跳起身来说道:“不是兄弟无情,你们却去得,我却不敢追随。”众人道:“这是为什么?”李密道:“我晓得了,尊堂尚在瓦岗,不去也罢了。”程知节道:“不是这话,老娘在瓦岗,尤大哥与我不比别的弟兄,时刻肯照顾我母亲,我可以放心无忧。当年李世民,监禁在南牢百日,多是我程咬金陷他。”众人道:“这是公事,岂独罪你一人?”程知节道:“当日世民窥探金墉城,众臣只道他诡计,无人敢去拿他,独有我老程,不怕死赶出城外。追至老君堂,见他躲在神柜里。我认他是个蟒蛇精,一斧几乎把他砍死。幸亏秦大哥止住了,说道:‘留活的拿去见魏公。’所以他君臣两个,困陷这几时。如今的人,恩则便忘,怨则分明。我今去正中唐家的意,把咬金一刀两段,叫我老娘谁来照看?不去,不去!”说罢,竟一恭而去了。众人道:“此时各从其志,他不去,我们是随明公去便了。”

  李密恐怕耽延有变,也不待秦叔宝回来,亦不去知会徐世勣,只带部下兵有二万人西行。先差元帅府椽柳燮,赍表奏知唐帝。唐帝久知李密才略可用,况他河南、山东,旧时部曲甚多;若收得他,即可以招来为我用,所以不胜大喜。先差将军段志玄来慰劳他,又差司法许敬宗来迎。只是李密想起当日希图作盟主,就是唐帝何等推尊,谁知一旦失利,却俯首为他臣子,心中无限不平,无限悒快。今事到其间,不得不为人下了。率领王伯当一干人进长安,朝见唐帝。诸将拜舞毕,宣李密上殿。唐帝赐坐道:“贤弟,战争劳苦,当俟吾儿世民豳州回来,与贤弟共平东都,以雪弟仇。”就传旨授李密光禄卿上柱国,赐邢国公。王伯当左武卫将军,贾润甫右武卫将军,魏征为西府记室参军。其余将士,各各赐爵。李密等谢恩而出。唐帝又念他无家,将表妹独孤氏与他为妻。官职虽不大,恩礼可谓隆矣。正是:

    忆昔为龙螭,今乃作地鼠。

    屈身伍绛灌,哽咽不得语。

  

  

    

推荐诗词

七步诗(魏晋·曹植)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版本2)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端午三殿宴群臣探得神字(唐·李隆基)

五月符天数,五音调夏钧。旧来传五日,无事不称神。
穴枕通灵气,长丝续命人。四时花竞巧,九子粽争新。
方殿临华节,圆宫宴雅臣。进对一言重,遒文六义陈。
股肱良足咏,凤化可还淳。

青溪(唐·王维)

言入黄花川,每逐青溪水。
随山将万转,趣途无百里。
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
漾漾泛菱荇,澄澄映葭苇。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请留盘石上,垂钓将已矣。

钗头凤·世情薄(宋·唐琬)

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乾,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妆欢。
瞒!瞒!瞒!

独坐敬亭山(唐·李白)

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

秋怨(唐·柳中庸)

玉树起凉烟,凝情一叶前。别离伤晓镜,摇落思秋弦。
汉垒关山月,胡笳塞北天。不知肠断梦,空绕几山川。

声声慢·寻寻觅觅(宋·李清照)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天末怀李白(唐·杜甫)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
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蜀道难(唐·李白)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
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
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
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使人听此凋朱颜!
连峰去天不盈尺,枯松倒挂倚绝壁。
飞湍瀑流争喧豗,砯崖转石万壑雷。
其险也如此,嗟尔远道之人胡为乎来哉!(也若此 一作:也如此)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
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
锦城虽云乐,不如早还家。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侧身西望长咨嗟!

浣溪沙(宋·苏轼)

簌簌衣巾落枣花,
村南村北响缫车,
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
日高人渴漫思茶,
敲门试问野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