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四·志第四

◎地理上

总叙 司州 兖州 豫州 冀州 幽州 平州 并州 雍州 凉州 秦州梁州益州 宁州

昔者元胎无象,太素流形,对越在天,以为元首,则《记》所谓冬居营窟,夏居橧巢,饮血茹毛,未有麻丝者也。及燧人钻火,庖牺出震,风宗下武,炎胤昌基,画野无闻,其归一揆。黄帝则东海南江,登空蹑岱,至于昆峰振辔,崆山访道,存诸汗竹,不可厚诬。高阳任地依神,帝喾顺天行义。东逾蟠木,西济流沙,北至幽陵,南抚交阯,日月所经,舟车所至,莫匪王臣,不逾兹域。帝尧时,禹平水土,以为九州。虞舜登庸,厥功弥劭,表提类而分区宇,判山河而考疆域,冀北创并部之名,燕齐起幽营之号,则《书》所谓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者也。夏功在于唐尧,殷因无所损益。周武克商,自丰徂镐。至成王时,改作《禹贡》,徐梁入于青雍,冀野析于幽并。职方掌天下之土,以周厥利。保章辩九州之野,皆有分星。东南曰扬州,正南曰荆州,河南曰豫州,正东曰青州,河东曰兖州,正西曰雍州,东北曰幽州,河内曰冀州,正北曰并州。始皇初并天下,惩{乂心}战国,削罢列侯,分天下为三十六郡。〔三川、河东、南阳、南郡、九江、鄣郡、会稽、颍川、砀郡、泗水、薛郡、东郡、琅邪、齐郡、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代郡、钜鹿、邯郸、上党、太原、云中、九原、雁门、上郡、陇西、北地、汉中、巴郡、蜀郡、黔中、长沙,凡三十五郡,与内史为三十六郡也。〕于是兴师逾江,平取百越,又置闽中、南海、桂林、象郡,凡四十郡,郡一守焉。其地则西临洮而北沙漠,东萦西带,皆临大海。汉祖龙兴,革秦之弊,分内史为三部,更置郡国二十有三,〔桂阳、江夏、豫章、河内、魏郡、东海、楚国、平原、梁国、定襄、泰山、汝南、淮阳、千乘、东莱、燕国、清河、信都、常山、中山、渤海、广汉、涿郡,合二十三也。三内史者,河上、渭南、中地也。《地理志》曰:高祖增二十六,武帝改河上、渭南、中地以为京兆、冯翊、扶风是为三辅也。〕文增厥九,〔广平、城阳、淄川、济南、胶西、胶东、河间、庐江、衡山、武帝改衡山曰六安。〕景加其四。〔济北、济阴、山阳、北海也。宣改济北曰东平。〕武帝开越攘胡,初置十七,〔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阯、九真、日南、珠崖、儋耳九郡,平西南夷置牂柯、越巂、沈黎、汶山、犍为、益州六郡,西置武都郡,又分立零陵郡,合十七郡。〕拓土分疆,又增十四。〔弘农、临淮、西河、朔方、酒泉、陈留、安定、天水、玄菟、乐浪、广陵、敦煌、武威、张掖。〕昭帝少事,又增其一。〔金城也。〕至平帝元始二年,凡新置郡国七十有一,与秦四十,合一百一十有一。改雍曰凉,改梁曰益,又置徐州,复夏旧号,南置交阯,北有朔方,凡为十三部。〔凉、益、荆、扬、青、豫、兖、徐、幽、并、冀十一州,交阯、朔方二刺史,合十三部。〕光武投戈之岁,在雕秏之辰,郡国萧条,并省者八。〔城阳、淄川、高密、胶东、六安、真定、泗水、广阳。〕建武十一年,省州牧,复为刺史,员十三人,各掌一州。明帝置一,〔永昌也。〕章帝置二,〔任城、吴郡。〕和顺改作,其名有九。〔和置济北、广阳,顺改淮阳为陈,改楚为彭城,济东为东平,临淮为下邳,千乘为六安,信都为安平,天水为汉阳。〕省朔方刺史,合之于司隶,凡十三部,其与西汉不同者,司隶校尉部郡治河南,朔方隶于并部。而郡国百有八焉。〔省前汉八,分置五,改旧名七,因旧九十六,少前汉三也。〕桓灵颇增于前,复置六郡。桓,高阳、高凉、博陵。灵,南安、鄱阳、庐陵。魏武定霸,三方鼎立,生灵版荡,关洛荒芜,所置者十二,〔新兴、乐平、西平、新平、略阳、阴平、带方、谯、乐陵、章武、南乡、襄阳。〕所省者七,〔上郡、朔方、五原、云中、定襄、渔阳、庐江。〕而文帝置七,〔朝歌、阳平、弋阳、魏兴、新城、义阳、安丰。〕明及少帝增二,〔明,上庸也。少,平阳也。〕得汉郡者五十四焉。蜀先主于汉建安之间初置郡九,〔巴东、巴西、梓潼、江阳、汶山、汉嘉、朱提、宕渠、涪陵。〕后主增二,〔云南、兴古。〕得汉郡者十有一焉。吴主大皇帝初置郡五,〔临贺、武昌、珠崖、新安、庐陵南部。〕少帝、景帝各四,〔少,临川、临海、衡阳、湘东。景,天门、建安、建平、合浦北部。〕归命侯亦置十有二郡,〔始安、始兴、邵陵、安成、新昌、武平、九德、吴兴、东阳、桂林、荥阳、宜都。〕得汉郡者十有八焉。

晋武帝太康元年,既平孙氏,凡增置郡国二十有三,〔荥阳、上洛、顿丘、临淮、东莞、襄城、汝阴、长广、广宁、昌黎、新野、随郡、阴平、义阳、毗陵、宣城、南康、晋安、宁浦、始平、略阳、乐平、南平。〕省司隶置司州,别立梁、秦、宁、平四州,仍吴之广州,凡十九州,〔司、冀、兖、豫、荆、徐、扬、青、幽、平、并、雍、凉、秦、梁、益、宁、交、广州。〕郡国一百七十三,〔仍吴所置二十五,仍蜀新置十一,仍魏所置二十一,仍汉旧九十三,置二十三。〕以为冠带之国,尽有殷周之土。若乃敦庞于天地之始,昭晰于牺农之世,用长黎元,未争疆埸。而玉环楛矢,夷裘风驾,南翚表贶,东风入律,光乎上德,奚远弗臻。然则星象丽天,山河纪地,端掖裁其弘敞,崤函判其都邑,仰观俯察,万物攸归。是以洛沚咸阳,宛然秦汉,晋滨河西,同知尧禹,于兹新邑,宅是镐京,五尺童子皆能口诵者,史官弗之书也。

昔庖牺氏生于成纪,而为天子,都于陈。神农氏都陈,而别营于曲阜。黄帝生于寿丘。而都于涿鹿。少昊始自穷桑,而迁都曲阜。颛顼始自穷桑,而徙邑商丘。高辛即号,建都于亳。孙卿子曰“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不临深谿,不知地之厚也”大哉坤象,万物资生,载昆华而不坠,倾河海而宁泄。考卜惟王,乘飞驻轸,睨弇山而镌勒,览曾城以为玩。时逢稽浸,道接陵夷,平王东迁,星离豆剖,当涂驭寓,瓜分鼎立。世祖武皇帝接千祀之馀,当八尧之禅,先王桑梓,罄宇来归,斯固可得而言者矣。惠皇不虞,中州尽弃,永嘉南度,纶行建邺,九分天下而有二焉。

昔大禹观于浊河而受绿字,寰瀛之内可得而言也。天有七星,地有七表。天有四维,地有四渎。八纮之外,名为八极。地不足东南,天不足西北。八极之广,东西二亿三万一千三百里,南北二亿三万一千三百里。自地至天,半八极之数,自下亦如之。昔黄帝令竖亥步自东极,至于西极,五亿十万九千八百八步。史臣案,凡周天积百七万九百一十三里,径三十五万六千九百七十里。所谓南北为经,东西为纬。天有十二次,日月之所躔。地有十二辰,王侯之所国也。或因生得姓,因功命土,祁、酉、燕、齐,在乎兹域。

昔黄帝旁行天下,方制万里,得百里之国万区,则《周易》所谓“首出庶物,万国咸宁”者也。昔在帝尧,叶和万邦,制八家为邻,三邻为朋,三朋为里,五里为邑,十邑为都,十都为师,州十有二师焉。夏后氏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南浮于江,而朔南暨声教,穷竖亥所步,莫不率俾,会群臣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于是九州之内,作为五服。天子之国,内五百里甸服,百里赋纳总,二百里纳铚,三百里纳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甸服外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任,三百里候。侯服外五百里绥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奋武卫。绥服外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要服外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蛮,二百里流。讫于四海,弼成五服,五服至于五千里。夏德中微,遇有穷之乱。少康中兴,不失旧物。自孔甲之后,以至于桀,诸侯相兼,其能存者三千馀国,方于涂山,十损其七矣。成汤败桀于焦,迁鼎于亳,伊挚、仲虺之徒,大明宪典。王者之制爵禄,公侯伯子男凡五等。天子之田方千里,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不能五十里者,不达于天子,附于诸侯,曰附庸。凡四海之内九州,州方千里。州建百里之国三十,七十里之国六十,五十里之国百有二十,凡二百一十国。名山大泽不以封,其馀以为附庸间田。八州,州二百一十国。天子之县内,百里之国九。七十里之国二十有一,五十里之国六十有三,凡九十三国。名山大泽不以班,其馀以禄士,以为间田。凡九州,千七百七十三国。天子之元士,诸侯之附庸,不与。天子百里之内以供官,千里之内以为御,千里之外设方伯。五国以为属,属有长。十国以为连,连有帅。三十国以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国以为州,州有伯。八州,八伯,五十六正,百六十八帅,三百三十六长。八伯各以其属属于天子之老二人,分天下为左右,曰二伯。千里之内曰甸,千里之外曰采,曰流。天子使其大夫为三监,监于方伯之国,国三人。天子之县,内,诸侯禄也。外,诸侯嗣也。武王归丰,监于二代,设爵惟五,分土惟三。封同姓五十馀国,周公、康叔建于鲁卫,各数百里。太公封于齐,表东海者也。凡一千八百国,布列于五千里内。而太昊、黄帝之后,唐虞侯伯犹存。大司徒以诸公之地封疆方五百里,其食者半。诸侯之地方四百里,其食者参之一。诸伯之地方三百里,其食者参之一。诸子之地方二百里,其食者四之一。诸男之地方百里,其食者四之一。不易之地家百亩,一易之地家二百亩,再易之地家三百亩。五家为比,使之相保。五比为闾,使之相受。四闾为族,使之相葬。五族为党,使之相救。五党为州,使之相赒。五州为乡,使之相宾。小司徒以五人为伍,五伍为两,四两为卒,五卒为旅,五旅为师,五师为军。以起军旅,以作田役,以比追胥,以令贡赋。乃经土地而井牧其田野,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四县为都。遗人则十里有庐,庐有饮食。三十里有宿,宿有路室,路室有委。五十里有市,市有候,候有馆,馆有积。遂人则五家为邻,五邻为里,四里为酂,五酂为鄙,五鄙为县,五县为遂。大司马以九畿之籍,施邦国之政。方千里曰国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藩畿。畿,田限也。自王城以外,面五千里为界,有分限者九也。于时治致太平,政称刑措,民口千三百七十一万四千九百三十三,盖周之盛者也。其衰也,则礼乐征伐出自诸侯,强吞弱而众暴寡。春秋之初,尚有千二百国。迄获麟之末,二百四十二年,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而见于《春秋》经传者百有七十国焉。百三十九知其所居,鲁、邾、郑、宋、纪、卫、西虢、莒、齐、陈、杞、蔡、邢、郕、晋、薛、许、邓、秦、曹、楚、随、黄、梁、虞、郧、小邾、徐、燕、鄀、麋、舒、庸、郯、莱、吴、越、有穷、三苗、瓜州、有虞、东虢、共、宿、申、夷、向、南燕、滕、凡、戴、息、郜、芮、魏、淳于、谷、巴、州、蓼、罗、赖、牟、葛、谭、萧、遂、滑、权、鄣、霍、耿、江、冀、弦、道、柏、微、鄫、厉、项、密、任、须句、颛臾、顿、管、雍、毕、丰、邘、应、蒋、茅、胙、夔、介、焦、沈、六、巢、根牟、唐、黎、郇瑕、寒、有鬲、斟灌、斟寻、过、有过、戈、偪阳、邿、铸、豕韦、唐杜、杨、豳、郐、观、扈、邳、胡、黎、大庭、骀、岐、邶、锺吾、蒲姑、昆吾、房、密须、甲父、鄅、桐、亳、韩、赵。三十一国尽亡其处,祭、极、荀、贾、贰、轸、绞、于余丘、阳、箕、英氏、毛、聃、莘、偪、封父、仍、有仍、崇、鄟、庸、姺、奄、商奄、褒姒、蓐、有缗、阙巩、飂、鬷、穷桑。蛮夷戎狄不在其间。五伯迭兴,总其盟会。陵夷至于战国,遂有七王,韩、魏、赵、燕、齐、秦、楚。又有宋、卫、中山,不断如线,如三晋篡夺,亦称孤也。

《司马法》广陈三代,曰:古者六尺为步,步百为亩,亩百为夫,夫三为屋,屋三为井。井方一里,是为九夫,八家共之。一夫一妇受私田百亩,公田十亩,是为八百八十亩,余二十亩为庐舍,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救。民受田,上田夫百亩,中田夫二百亩,下田夫三百亩,岁受耕之,爰自其处。其家众男为余夫,亦以口受田如此。士工商家受田,五口乃当农夫一口。有赋有税,税谓公田什一及工商衡虞之入也,赋供车马甲兵士从之役。民年二十受田,六十归田。种谷必杂五种,以备灾旱。田中不得有树,以妨五谷。环庐种桑柘,菜茹有畦,瓜瓠果蓏植于疆埸,鸡犭屯狗豕无失其时。闾有序,乡有庠,序以明教,庠以行礼。司马之法,官设六军之众,因井田而制军令。地方一里为井,井十为通,通十为成,成方十里。成十为终,终十为同,同方百里。同十为封,封十为畿,畿方千里。故井四为邑,邑四为丘,丘十六井,有戎马一匹,牛三头。四丘为甸,甸六十四井也,有戎马四匹,兵车一乘,牛十二头,甲士三人,卒七十二人。是谓乘车之制。一同百里,提封万井,除山川、坑岸、城池、邑居、园囿、街路三千六百井,定出赋六千四百井,戎马四百匹,兵车百乘,此卿大夫采地之大者也,是谓百乘之家。一封三百六十六里,提封十万井,定出赋六万四千井,戎马四千匹,兵车千乘,此谓诸侯之大者也,谓之千乘之国。天子畿内方千里,提封百万井,定出赋六十四万井,戎马四万匹,兵车万乘,戎卒七十二万人,故天子称万乘之主焉。

秦始皇既得志于天下,访周之败,以为处士横议,诸侯寻戈,四夷交侵,以弱见夺,于是削去五等焉。汉兴,创艾亡秦孤立而败,于是割裂封疆,立爵二等,功臣侯者百有馀邑。于时民罹秦项,户口彫弊,大侯不过万家,小者五六百户,而尊王子弟,大启九国。古者有分土而无分民,若乃大者跨州连郡,小则十有馀城,以户口为差降,略封疆之远近,所谓分民自汉始也。起雁门以东,尽辽阳,为燕代。常山以南,太行左转,渡河济,渐于海,为齐赵。谷泗以注,奄有龟蒙,为梁楚。东带江湖,薄会稽,为荆吴。北界淮濒,略庐衡,为淮南。波汉之阳,亘九疑,为长沙。诸侯比境,周匝三垂,外接胡越。天子自有三河、东郡、颍川、南阳,自江陵以西至巴蜀,北至云中,西至陇西,与京师内史,凡十五郡。文帝采贾生之议分齐赵,景帝用朝错之计削吴楚。武帝施主父之册,下推恩之令,使诸侯王得分户邑以封子弟,不行黜陟,而藩国自析。自此以来,齐分为七,赵分为六,梁分为五,淮南分为三。皇子始立者大国不过十馀城,长沙、燕、代虽有旧名,皆亡南北边矣。自文景与民休息,至平帝元始二年,民户千二百二十三万三千六十二,口五千九百五十九万四千九百七十八,其地东西九千三百二里,南北万三千三百六十八里。大率十里一亭,亭有长。十亭一乡,乡有三老,有秩啬夫、游徼各一人。县大率方百里,民稠则减,稀则旷,乡、亭亦如之。皆秦制也。光武中兴,不逾前制,东海王彊以去就有礼,故优以大封,兼食鲁郡二十九县,其馀称为宠锡者,兼一郡而已。至桓帝永寿三年,户千六十七万七千九百六十,口五千六百四十八万六千八百五十六,斯亦户口之滋殖者也。献帝建安元年拜曹操为镇东将军,封费亭侯。魏文帝黄初三年,初制封王之庶子为乡公,嗣王之庶子为亭侯,公侯之庶子为亭伯。刘备章武元年,亦以郡国封建诸王,或遥采嘉名,不由检土地所出。其户二十万,男女口九十万。孙权赤乌五年,亦取中州嘉号封建诸王。其户五十二万三千,男女口二百四十万。晋文帝为晋王,命裴秀等建立五等之制,惟安平郡公孚邑万户,制度如魏诸王。其馀县公邑千八百户,地方七十五里。大国侯邑千六百户,地方七十里。次国侯邑千四百户,地方六十五里。大国伯邑千二百户,地方六十里。次国伯邑千户,地方五十五里。大国子邑八百户,地方五十里。次国子邑六百户,地方四十五里。男邑四百户,地方四十里。武帝泰始元年,封诸王以郡为国。邑二万户为大国,置上中下三军,兵五千人。邑万户为次国,置上军下军,兵三千人。五千户为小国,置一军,兵千五百人。王不之国,官于京师。罢五等之制,公侯邑万户以上为大国,五千户以上为次国,不满五千户为小国。太康元年,平吴,大凡户二百四十五万九千八百四十,口一千六百一十六万三千八百六十三。而江左诸国并三分食一,元帝渡江,太兴元年,始制九分食一。

司州。案《禹贡》豫州之地。及汉武帝,初置司隶校尉,所部三辅、三河诸郡。其界西得雍州之京兆、冯翊、扶风三郡,北得冀州之河东、河内二郡,东得豫州之弘农、河南二郡,郡凡七。位望隆于牧伯,银印青绶。及光武都洛阳,司隶所部与前汉不异。魏氏受禅,即都汉宫,司隶所部河南、河东、河内、弘农并冀州之平阳,合五郡,置司州。晋仍居魏都,乃以三辅还属雍州,分河南立荥阳,分雍州之京兆立上洛,废东郡立顿丘,遂定名司州,以司隶校尉统之。州统郡一十二,县一百,户四十七万五千七百。

河南郡〔汉置。统县十二,户一十一万四千四百。置尹。〕

洛阳〔置尉。五部、三市。东西七里,南北九里。东有建春、东阳、清明三门,南有开阳、平昌、宣阳、建阳四门,西有广阳、西明、阊阖三门,北有大夏、广莫二门。司隶校尉、河南尹及百官列城内也。〕 河南〔周东都王城郏鄏也。〕巩〔周孝王封周桓公孙惠公于巩,号东周,故战国时有东、西周号。芒山、首阳其界也。〕河阴 新安〔函谷关所居。〕 成皋〔有关,郑之武牢。〕 缑氏〔有刘聚,周大夫刘子邑。有延寿城、仙人祠。〕 阳城〔有鄂阪关。此邑是为地中,夏至景尺五寸。有阳城山、箕山,许由墓在焉。〕 新城〔有延寿关。故戎蛮子之国。〕 陆浑〔故蛮子国,楚庄王伐陆浑是也。〕 梁〔战国时谓为南梁,别少梁也。〕 阳翟

荥阳郡〔泰始二年置。统县八,户三万四千。〕

荥阳〔地名敖,秦置敖仓者。〕 京〔郑太叔段所居。〕 密〔故周畿内。〕卷〔有博浪长沙,张良击秦始皇处。〕 阳武 苑陵 中牟〔六国时,赵献侯都。〕 开封〔宋蓬池在东北,或曰蓬泽。〕

弘农郡〔汉置。统县六,户一万四千。〕

弘农〔本函谷关。汉武帝迁于新安县。〕 湖〔故曰胡,汉武更名湖。〕陕〔故虢国,周分陕东西,二相主之。〕 宜阳 黾池 华阴〔华山在县南。〕

上洛郡〔泰始二年,分京兆南郡置。统县三,户万七千。〕

上洛〔峣关在县西北。〕 商〔秦相卫商鞅邑。〕 卢氏〔熊耳山在东,伊水所出。〕平阳郡〔故属河东,魏分立。统县十二,户四万二千。〕

平阳〔旧尧都。侯国。〕 杨〔故杨侯国。〕 端氏〔韩、魏。赵既为诸侯,以端氏封晋君也。〕 永安〔故霍伯国。霍山在东。〕 蒲子 狐讘 襄陵〔公国相。〕 绛邑〔晋武公自曲沃徙此。〕 濩泽〔析城山在西南。〕 临汾〔公国相。〕 北屈〔壶口山在东南。有南屈,故称北。〕 皮氏〔故耿国。〕

河东郡〔秦置。统县九,户四万二千五百。〕

安邑〔旧舜都。〕 闻喜〔故曲沃。晋武公自晋阳徙此。〕 垣〔王屋山在东北,沇水所出。〕 汾阳〔公国相。〕 大阳〔吴山在西周武王封西周太伯后于此〕 猗氏〔古猗顿城。〕 解〔有盐池。〕 蒲坂〔有历山,舜所耕也。有雷首山,夷齐居其阳,所谓首阳山。〕 河北

汲郡〔泰始二年置。统县六,户三万七千。〕

汲〔有铜关。〕 朝歌〔纣所都。〕 共〔故国。北山,淇水所出。〕 林虑 获嘉〔故汲新中乡。汉武帝行过时,获吕嘉首,因改名。〕 修武〔晋所启南阳,秦改名修武。〕

河内郡〔汉置。统县九,户五万二千。〕

野王〔太行山在西北。〕 州〔故晋邑。〕 怀 平皋〔邢侯自襄国徙此。〕河阳 沁水 轵〔故周原邑。〕 山阳 温〔故国也,苏忿生封。〕广平郡〔魏置。统县十五,户三万五千二百。〕

广平 邯郸〔秦置为郡。〕 易阳 武安 涉 襄国〔故邢侯国都。〕 南和 任 曲梁 列人 肥乡 临水 广年〔侯相。〕 斥漳 平恩阳平郡〔魏置。统县七,户五万一千。〕

元城〔汉元后生邑。〕 馆陶 清泉 发干 东武阳 阳平 乐平魏郡〔汉置。统县八,户四万七百。〕

邺〔魏武受封居此。〕 长乐 魏 斥丘 安阳 荡阴 内黄〔黄池在西。〕黎阳〔故黎侯国。〕顿丘郡〔泰始二年置。统县四,户六千三百。〕顿丘 繁阳 阴安 卫

永嘉之后,司州沦没刘聪。聪以洛阳为荆州,及石勒,复以为司州。石季龙又分司州之河南、河东、弘农、荥阳,兖州之陈留、东燕为洛州。元帝渡江,亦侨置司州于徐,非本所也。后以弘农人流寓寻阳者侨立为弘农郡。又以河东人南寓者,于汉武陵郡孱陵县界上明地侨立河东郡,统安邑、闻喜、永安、临汾、弘农、谯、松滋、大戚八县。并寄居焉。永和五年,桓温入洛,复置河南郡,属司州。

兖州。案《禹贡》济河之地,舜置十二牧,则其一也。《周礼》“河东曰兖州”《春秋元命包》云“五星流为兖州。兖,端也,信也”又云“盖取兖水以名焉”汉武帝置十三州,以旧名为兖州,自此不改。州统郡国八,县五十六,户八万三千三百。

陈留国汉置。统县十,户三万。魏武帝封。

小黄 浚仪有洪沟,汉高祖项羽欲分处。封丘 酸枣乌巢地在东南。济阳长垣故匡城,孔子所厄也。雍丘故杞国。 尉氏 襄邑 外黄濮阳国故属东郡,晋初分东郡置。统县四,户二万一千。

濮阳古昆吾国。师延为纣作靡靡之乐,既而投此水。公国相。 廪丘公国相。有羊角城。 白马有瓠子堤。 鄄城公国相。济阴郡汉置。统县九,户七千六百。

定陶汉高祖封彭越为梁王,都此。 乘氏故侯国。 句阳 离狐宛句己氏 成武有楚丘亭。 单父故侯国。 城阳舜所渔,尧冢在西。

高平国。故属梁国,晋初分山阳置。统县七,户三千八百。

昌邑侯相。有甲父亭。 钜野鲁获麟所。 方与 金乡 湖陆高平侯国。 南平阳侯国。有漆亭。任城国汉置。统县三,户一千七百。任城古任国。 亢父 樊

东平国汉置。统县七,户六千四百。

须昌 寿张有蚩尤祠。 范 无盐 富城 东平陆 刚平济北国汉置。统县五,户三千五百。

卢扁鹊所生。县西有石门。 临邑 东阿 谷城有乌下聚。 蛇丘有下灌亭。泰山郡汉置。统县十一,户九千三百。

奉高西南有明堂。 博有龟山。 嬴 南武城 梁父侯国。有菟裘聚。 山茌茌山在东北。 新泰故曰平阳。 南武阳有颛臾城。 莱芜有原山。 东牟故牟国。 钜平有阳关亭。

惠帝之末,兖州阖境沦没石勒。后石季龙改陈留郡为建昌郡,属洛州。是时遗黎南渡,元帝侨置兖州,寄居京口。明帝以郗鉴为刺史,寄居广陵,置濮阳、济阴、高平、太山等郡。后改为南兖州,或还江南,或居盱眙,或居山阳。后始割地为境,常居广陵,南与京口对岸。咸康四年,于北谯界立陈留郡。安帝分广陵郡之建陵、临江、如皋、宁海、蒲涛五县置山阳郡,属南兖州。

豫州。案《禹贡》为荆河之地。《周礼》“河南曰豫州”豫者舒也,言禀中和之气,性理安舒也。《春秋元命包》云“钩钤星别为豫州”地界,西自华山,东至于淮,北自济,南界荆山。秦兼天下,以为三川、河东、南阳、颍川、砀、泗水、薛七郡。汉改三川为河南郡,武帝置十三州,豫州旧名不改,以河南、河东二郡属司隶,又以南阳属荆州。先是,改泗水曰沛郡,改砀郡曰梁,改薛曰鲁,分梁沛立汝南郡,分颍川立淮阳郡。后汉章帝改淮阳曰陈郡。魏武分沛立谯郡,魏文分汝南立弋阳郡。及武帝受命,又分颍川立襄城郡,分汝南立汝阴郡,合陈郡于梁国。州统郡国十,县八十五,户十一万六千七百九十六。

颍川郡〔秦置。统县九,户二万八千三百。〕

许昌〔汉献帝都许。魏禅,徙都洛阳,许宫室武库存焉,改为许昌。〕 长社

颍阴 临颍〔公国相。〕 郾 邵陵〔公国相。〕 鄢陵〔公国相。〕 新汲长平汝南郡〔汉置。统县十五,户二万一千五百。〕

新息 南安阳 安成〔侯相。〕 慎阳 北宜春 朗陵 阳安〔故江国。有江亭。〕 上蔡 平舆〔故沈子国。有沈亭。〕 定颍 灈阳 南顿 汝阳 吴房〔故房子国。〕 西平〔故柏国。有龙泉,水可用淬刀剑。〕

襄城郡〔泰始二年置。统县七,户一万八千。〕

襄城〔侯相。有西不羹城。 繁昌魏文受禅于此。〕 郏 定陵〔侯相。〕

父城〔侯相。〕 昆阳〔公国相。〕 舞阳〔宣帝始封此邑。〕

汝阴郡〔魏置郡,后废,泰始二年复置。统县八,户八千五百。〕

汝阴〔故胡子国。〕 慎〔故楚邑。〕 原鹿 固始 鲖阳 新蔡 宋〔侯相〕 褒信梁国〔汉置。统县十二,户一万三千。〕

睢阳〔春秋时宋都。〕 蒙 虞 下邑〔有砀山,山有文石。〕 宁陵〔故葛伯国。〕 谷熟 陈 项 长平 阳夏 武平 苦〔东有赖乡祠,老子所生地。〕

沛国〔汉置。统县九,户五千九十六。〕

相 沛〔汉高祖所起处。〕 丰 竺邑 符离 杼秋 洨 虹萧谯郡〔魏置。统县七,户一千。〕谯 城父 酂 山桑 龙亢 蕲 铚

鲁郡〔汉置。统县七,户三千五百。〕

鲁〔曲阜之地,鲁侯伯禽所居。〕 汶阳 卞 邹〔有绎山。〕 蕃〔故小邾之国。薛奚仲所封。〕 公丘弋阳郡〔魏置。统县七,户一万六千七百。〕

西阳〔故弦子国。〕 轪 蕲春 邾 西陵 期思 弋阳安丰郡〔魏置。统县五,户一千二百。〕安风 雩娄 安丰〔侯相。〕 蓼 松滋〔侯相。〕

惠帝分汝阴立新蔡,分梁国立陈郡,分汝南立南顿。永嘉之乱,豫州沦没石氏。元帝渡江,以春谷县侨立襄城郡及繁昌县。成帝乃侨立豫州于江淮之间,居芜湖。时淮南入北,乃分丹杨侨立淮南郡,居于湖。又以旧当涂县流人渡江,侨立为县,并淮南、庐江、安丰并属豫州。宁康元年,移镇姑孰。孝武改蕲春县为蕲阳县,因新蔡县人于汉九江王黥布旧城置南新蔡郡,属南豫州。又于汉庐江郡之南部置晋熙郡。

冀州。案《禹贡》、《周礼》并为河内之地,舜置十二牧,则其一也。《春秋元命包》云“昴毕散为冀州,分为赵国”其地有险有易,帝王所都,乱则冀安,弱则冀强,荒则冀丰。舜以冀州南北阔大,分卫以西为并州,燕以北为幽州,周人因焉。及汉武置十三州,以其地依旧名为冀州,历后汉至晋不改。州统郡国十三,县八十三,户三十二万六千。

赵国〔汉置。统县九,户四万二千。〕

房子 元氏 平棘 高邑〔公国相。〕 中丘 柏人 平乡 下曲阳〔故鼓子国。〕 鄡 钜鹿国〔秦置。统县二,户一万四十。〕廮陶 钜鹿

安平国〔汉置。统县八,户二万一千。〕

信都 下博 武邑 武遂 观津〔侯相。〕 扶柳 广宗〔侯国。〕 经平原国〔汉置。统县九。户三万一千。〕

平原 高唐 茌平 博平 聊城 安德 西平昌 般 鬲乐陵国〔汉置。统县五,户三万三千。〕厌次 阳信 漯沃 新乐 乐陵〔有都尉居。〕

勃海郡〔汉置。统县十,户四万。〕

南皮 东光 浮阳 饶安 高城 重合 东安陵 蓚 广川〔侯相。〕 阜城章武国〔泰始元年置。统县四,户一万三千。〕东平舒 文安 章武 束州

河间国〔汉置。统县六,户二万七千。〕

乐城〔侯相。〕 武垣 鄚〔侯相。〕 易城 中水 成平高阳国〔泰始元年置。统县四,户七千。〕博陆 高阳 北新城〔侯相。〕 蠡吾

博陵郡〔汉置。统县四,户一万。〕安平 饶阳 南深泽 安国清河国〔汉置。统县六,户二万二千。〕清河 东武城 绎幕〔侯相。〕 贝丘 灵鄃

中山国〔汉置。统县八,户三万二千。〕

卢奴 魏昌 新市 安喜 蒲阴 望都 唐 北平常山郡〔汉置。统县八,户二万四千。〕

真定 石邑 井陉 上曲阳〔恒山在县西北,有坂号飞狐口。〕 蒲吾南行唐 灵寿 九门〔侯相。〕

惠帝之后,冀州沦没于石勒。勒以太兴二年僭号于襄国,称赵。后为慕容俊所灭,慕容氏又为苻坚所灭。孝武太元八年,坚败,其地入慕容垂。垂僭号于中山,是为后燕。后燕卒灭于魏。

幽州。案《禹贡》冀州之域,舜置十二牧,则其一也。《周礼》“东北曰幽州”《春秋元命包》云“箕星散为幽州,分为燕国”言北方太阴,故以幽冥为号。武王定殷,封召公于燕,其后与六国俱称王。及秦灭燕,以为渔阳、上谷、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汉高祖分上谷置涿郡。武帝置十三州,幽州依旧名不改。其后开东边,置玄菟、乐浪等郡,亦皆属焉。元凤元年,改燕曰广阳郡。幽州所部凡九郡,至晋不改。幽州统郡国七,县三十四,户五万九千二十。

范阳国〔汉置涿郡。魏文更名范阳郡。武帝置国,封宣帝弟子绥为王。统县八,户一万一千。〕涿 良乡 方城 长乡 遒 故安 范阳 容城〔侯相。〕

燕国〔汉置,孝昭改为广阳郡。统县十,户二万九千。〕

蓟 安次〔侯相。〕 昌平 军都〔有关。〕 广阳 潞 安乐〔国相。蜀主刘禅封此县公。〕 泉州〔侯相。〕 雍奴 狐奴北平郡〔秦置。统县四,户五千。〕

徐无 土垠 俊靡 无终

上谷郡〔秦置,郡在谷之上头,故因名焉。统县二,户四千七十。〕沮阳 居庸

广宁郡〔故属上谷,太康中置郡,都尉居。统县三,户三千九百五十。〕下洛 潘 涿鹿代郡〔秦置。统县四,户三千四百。〕代 广昌 平舒 当城

辽西郡〔秦置。统县三,户二千八百。〕阳乐 肥如 海阳

惠帝之后,幽州没于石勒。及穆帝永和五年,慕容俊僭号于蓟,是为前燕。七年,俊移都于邺。俊死,子暐为苻坚所灭。坚败,地复入慕容垂,是为后燕。垂死,宝迁于和龙。

平州。案《禹贡》冀州之域,于周为幽州界,汉属右北平郡。后汉末,公孙度自号平州牧。及其子康、康子文懿并擅据辽东,东夷九种皆服事焉。魏置东夷校尉,居襄平,而分辽东、昌黎、玄菟、带方、乐浪五郡为平州,后还合为幽州。及文懿灭后,有护东夷校尉,居襄平。咸宁二年十月,分昌黎、辽东、玄菟、带方、乐浪等郡国五置平州。统县二十六,户一万八千一百。

昌黎郡〔汉属辽东属国都尉,魏置郡。统县二,户九百。〕昌黎 宾徒

辽东国〔秦立为郡。汉光武以辽东等属青州,后还幽州。统县八,户五千四百。〕

襄平〔东夷校尉所居。〕 汶 居就 乐就 安市 西安平 新昌力城 乐浪郡〔汉置。统县六,户三千七百。〕

朝鲜〔周封箕子地。〕  屯有 浑弥 遂城〔秦筑长城之所起。〕 镂方驷望玄菟郡〔汉置。统县三,户三千二百。〕高句丽 望平 高显

带方郡〔公孙度置。统县七,户四千九百。〕带方 列口 南新 长岑 提奚 含资 海冥

平州初置,以慕容廆为刺史,遂属永嘉之乱,廆为众所推。及其孙俊移都于蓟。其后慕容垂子宝又迁于和龙,自幽州至于庐溥镇以南地入于魏。慕容熙以幽州刺史镇令支,青州刺史镇新城,并州刺史镇凡城,营州刺史镇宿军,冀州刺史镇肥如。高云以幽、冀二州牧镇肥如,并州刺史镇白狼。后为冯跋所篡,跋僭号于和龙,是为后燕,卒灭于魏。

并州。案《禹贡》盖冀州之域,舜置十二牧,则其一也。《周礼》:正北曰并州,其镇曰恒山。《春秋元命包》云“营室流为并州,分为卫国”州不以卫水为号,又不以恒山为称,而云并者,盖以其在两谷之间也。汉武帝置十三州,并州依旧名不改,统上党、太原、云中、上郡、雁门、代郡、定襄、五原、西河、朔方十郡,又别置朔方刺史。后汉建武十一年,省朔方入并州。灵帝末,羌胡大扰,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上郡等五郡并流徙分散。建安十八年,省入冀州。二十年,始集塞下荒地立新兴郡,后又分上党立乐平郡。魏黄初元年,复置并州,自陉岭以北并弃之,至晋因而不改。并州统郡国六,县四十五,户五万九千三百。

太原国〔秦置。统县十三,户一万四千。〕

晋阳侯相。 阳曲 榆次 于离 盂 狼孟 阳邑 大陵祁 平陶 京陵 中都 邬上党郡〔秦置。统县十,户一万三千。〕

潞  屯留 壶关 长子 泫氏 高都 铜鞮 涅襄垣 武乡西河国〔汉置。统县四,户六千三百。〕离石 隰城 中阳 介休

乐平郡〔泰始中置。统县五,户四千三百。〕沾 上艾 寿阳 轑阳 乐平雁门郡〔秦置。统县八,户一万二千七百。〕广武 崞 [A10I]陶 平城 {艹俊}人 繁畤 原平 马邑

新兴郡〔魏置。统县五,户九千。〕九原 定襄云中 广牧 晋昌

惠帝改新兴为晋昌郡。及永兴元年,刘元海僭号于平阳,称汉,于是并州之地皆为元海所有。元海乃以雍州刺史镇平阳,幽州刺史镇离石。及刘聪攻陷洛阳,置左右司隶,各领户二十馀万,万户置一内史,凡内史四十三人,单于左右辅各主六夷。又置殷、卫、东梁、西河阳、北兖五州,以怀安新附。刘曜徙都长安,其平阳以东地入石勒。勒平朔方,又置朔州。自惠怀之间,离石县荒废,勒于其处置永石郡,又别置武乡郡。及苻坚、姚兴、赫连勃勃,并州并徙置河东,又姚兴以河东为并、冀二州云。

雍州。案《禹贡》黑水、西河之地,舜置十二牧,则其一也。以其四山之地,故以雍名焉。亦谓西北之位,阳所不及,阴气雍阏也。《周礼》:西曰雍州。盖并禹梁州之地。周自武王克殷,都于酆镐,雍州为王畿。及平王东迁洛邑,以岐酆之地赐秦襄公,则为秦地,累世都之,至始皇遂平六国。秦灭,汉又都之。及武帝置十三州,其地以西偏为凉州,其馀并属司隶,不统于州。后汉光武都洛阳,关中复置雍州。后罢,复置司隶校尉,统三辅如旧。献帝时又置雍州,自三辅距西域皆属焉。魏文帝即位,分河西为凉州,分陇右为秦州,改京兆尹为太守,冯翊、扶风各除左右,仍以三辅属司隶。晋初于长安置雍州,统郡国七,县三十九,户九万九千五百。

京兆郡〔汉置。统县九,户四万。〕

长安 杜陵 霸城 蓝田 高陆 万年〔故栎阳县。〕 新丰阴般 郑〔周宣王弟郑桓公邑。〕冯翊郡〔汉置,名左冯翊。统县八,户七千七百。〕

临晋〔故大荔,秦获之,更名。有河水祠,祠临晋水,故名。〕 下邽〔秦武公伐邽戎,置有上邽,故加下。〕 重泉 频阳〔秦厉公置,在频水之阳。〕粟邑 莲芍 郃阳 夏阳〔故少梁,秦惠文王更名。梁山在西北。〕

扶风郡〔汉武帝以为主爵都尉,太初中更名右扶风。统县六,户二万三千。〕

池阳〔汉惠帝置。有嶻{山辟}山。〕 郿〔成国渠首受渭。〕 雍〔侯相。有五畤、太昊、黄帝以下祠三百三所。〕 汧〔吴山在西,古文以为汧山。〕陈仓 美阳〔岐山在西北,周太王所邑。〕

安定郡〔汉置。统县七,户五千五百。〕

临泾 朝那 乌氏 都卢 鹑觚 阴密〔殷时密国。〕 西川北地郡〔秦置。统县二,户二千六百。〕泥阳 富平

始平郡〔泰始二年置。统县五,户一万八千。〕

槐里〔秦曰废丘,汉高帝更名。有黄山宫。〕 始平 武功〔太一山在东,古文以为终南。〕 鄠〔古国,夏启所伐。〕 蒯城新平郡〔汉置。统县二,户二千七百。〕

漆〔漆水在西。〕 汾邑

惠帝即位,改扶风国为秦国。徙都。建兴之后,雍州没于刘聪。及刘曜徙都长安,改号曰赵,以秦、凉二州牧镇上邽,朔州牧镇高平,幽州刺史镇北地,并州牧镇蒲坂。石勒克长安,复置雍州。石氏既败,苻健僭据关中,又都长安,是为前秦。于是乃于雍州置司隶校尉,以豫州刺史镇许昌,秦州刺史镇上邽,荆州刺史镇丰阳,洛州刺史镇宜阳,并州刺史镇蒲坂。苻坚时,分司隶为雍州,分京兆为咸阳郡,洛州刺史镇陕城。灭燕之后,分幽州置平州,镇龙城,幽州刺史镇蓟城,河州刺史镇枹罕,并州刺史镇晋阳,豫州刺史镇洛阳,兖州刺史镇仓垣,雍州刺史镇蒲坂。于是移洛州居丰阳,以许昌置东豫州,以荆州刺史镇襄阳,徐州刺史镇彭城。既而姚苌灭苻氏,是为后秦。及苌子兴克洛阳,以并、冀二州牧镇蒲坂,豫州牧镇洛阳,兖州刺史镇仓垣,分司隶领北五郡,置雍州刺史镇安定。及姚泓为刘裕所灭,其地寻入赫连勃勃。勃勃僭号于统万,是为夏。置幽州牧于大城,又平刘义真于长安,遣子璝镇焉,号曰南台。以朔州牧镇三城,秦州刺史镇杏城,雍州刺史镇阴密,并州刺史镇蒲坂,梁州牧镇安定,北秦州刺史镇武功,豫州牧镇李闰,荆州刺史镇陕,其州郡之名并不可知也。然自元帝渡江,所置州亦皆遥领。初以魏该为雍州刺史,镇酂城,寻省,侨立始平郡,寄居武当城。有秦国流人至江南,改堂邑为秦郡,侨立尉氏县属焉。康帝时,庾翼为荆州刺史,迁镇襄阳。其后秦雍流人多南出樊沔,孝武始于襄阳侨立雍州,仍立京兆、始平、扶风、河南、广平、义成、北河南七郡,并属襄阳。襄阳故属荆州。

凉州。案《禹贡》雍州之西界,周衰,其地为狄。秦兴美阳甘泉宫,本匈奴铸金人祭天之处。匈奴既失甘泉,又使休屠、浑邪王等居凉州之地。二王后以地降汉,汉置张掖、酒泉、敦煌、武威郡。其后又置金城郡,谓之河西五郡。汉改周之雍州为凉州,盖以地处西方,常寒凉也。地势西北邪出,在南山之间,南隔西羌,西通西域,于时号为断匈奴右臂。献帝时,凉州数有乱,河西五郡去州隔远,于是乃别以为雍州。末又依古典定九州,乃合关右以为雍州。魏时复分以为凉州,刺史领戊己校尉,护西域,如汉故事,至晋不改。统郡八,县四十六,户三万七百。

金城郡〔汉置。统县五,户二千。〕榆中 允街 金城 白土 浩亹西平郡〔汉置。统县四,户四千。〕西都 临羌 长宁 安夷

武威郡〔汉置。统县七,户五千九百。〕姑臧 宣威 揖次 仓松 显美 骊靬 番和张掖郡〔汉置。统县三,户三千七百。〕

永平 临泽〔汉昭武县,避文帝讳改也。〕 屋兰〔汉因屋兰名焉。〕西郡〔汉置。统县五,户一千九百。〕日勒 删丹 仙提 万岁 兰池一云兰绝池。

酒泉郡〔汉置。统县九,户四千四百。〕

福禄 会水 安弥 骍马 乐涫 表氏 延寿 玉门 沙头敦煌郡〔汉置。统县十二,户六千三百。〕

昌蒲 敦煌 龙勒 阳关 效谷 广至 宜禾 冥安 深泉伊吾 新乡 乾齐

西海郡〔故属张掖,汉献帝兴平二年,武威太守张雅请置。统县一,户二千五百。〕居延〔泽在东南,《尚书》所谓流沙也。〕

元康五年,惠帝分敦煌郡之宜禾、伊吾、冥安、深泉、广至等五县,分酒泉之沙头县,又别立会稽、新乡,凡八县为晋昌郡。永宁中,张轨为凉州刺史,镇武威,上表请合秦雍流移人于姑臧西北,置武兴郡,统武兴、大城、乌支、襄武、晏然、新鄣、平狄、司监等县。又分西平界置晋兴郡,统晋兴、枹罕、永固、临津、临鄣、广昌、大夏、遂兴、罕唐、左南等县。是时中原沦没,元帝徙居江左,轨乃控据河西,称晋正朔,是为前凉。及张寔,分金城之令居、枝阳二县,又立永登县,合三县立广武郡。张茂分武兴、金城、西平、安故为定州。张骏分武威、武兴、西平、张掖、酒泉、建康、西海、西郡、湟河、晋兴、广武合十一郡为凉州,兴晋、金城、武始、南安、永晋、大夏、武成、汉中为河州,敦煌、晋昌、高昌、西域都护、戊己校尉、玉门大护军三郡三营为沙州。张骏假凉州都督,摄三州。张祚又以敦煌郡为商州。永兴中,置汉阳县以守牧地,张玄靓改为祁连郡。张天锡又别置临松郡。天锡降于苻氏,其地寻为吕光所据。吕光都于姑臧后,以郭黁言谶,改昌松为东张掖郡。及吕隆降于姚兴,其地三分。武昭王为西凉,建号于敦煌,秃发乌孤为南凉,建号于乐都。沮渠蒙逊为北凉,建号于张掖。而分据河西五郡。

秦州。案《禹贡》本雍州之域,魏始分陇右置焉,刺史领护羌校尉,中间暂废。及泰始五年,又以雍州陇右五郡及凉州之金城、梁州之阴平,合七郡置秦州,镇冀城。太康三年,罢秦州,并雍州。七年,复立,镇上邽。统郡六,县二十四,户三万二千一百。

陇西郡〔秦置。统县四,户三千。〕襄武 首阳〔鸟鼠山在东。〕 临洮 狄道南安郡〔汉置。统县三,户四千三百。〕獂道 新兴 中陶

天水郡〔汉武置,孝明改为汉阳,晋复为天水。统县六,户八千五百。〕

上邽 冀〔秦州故居。〕 始昌 新阳 显新〔汉显亲县。〕 成纪

略阳郡〔本名广魏,泰始中更名焉。统县四,户九千三百二十。〕临渭 平襄 略阳 清水武都郡〔汉置。统县五,户三千。〕下辩 河池 沮 武都 故道

阴平郡〔泰始中置。统县二,户三千。〕阴平 平广

惠帝分陇西之狄道、临洮、河关,又立洮阳、遂平、武街、始兴、第五、真仇六县,合九县置狄道郡,属秦州。张骏分属凉州,又以狄道县立武始郡。江左分梁为秦,寄居梁州,又立氐池为北秦州。

梁州。案《禹贡》华阳黑水之地,舜置十二牧,则其一也。梁者,言西方金刚之气强梁,故因名焉。《周礼》职方氏以梁并雍。汉不立州名,以其地为益州。及献帝初平六年,以临江县属永宁郡。建安六年,刘璋改永宁为巴东郡,分巴郡垫江置巴西郡。刘备据蜀,又分广汉之葭萌,涪城、梓潼、白水四县,改葭萌曰汉寿,又立汉德县,以为梓潼郡。割巴郡之宕渠、宣汉、汉昌三县置宕渠郡,寻省,以县并属巴西郡。泰始三年,分益州,立梁州于汉中,改汉寿为晋寿,又分广汉置新都郡。梁州统郡八,县四十四,户七万六千三百。

汉中郡〔秦置,统县八,户一万五千。〕

南郑 蒲池 褒中 沔阳 成固 西乡 黄金 兴道梓潼郡〔蜀置。统县八,户一万二百。〕

梓潼 涪城 武连 黄安 汉德 晋寿 剑阁 白水广汉郡〔汉置。统县三,户五千一百。〕广汉 德阳 五城新都郡〔泰始二年置。统县四,户二万四千五百。〕

雒 什方 绵竹 新都涪陵郡〔蜀置。统县五,户四千二百。〕汉复 涪陵 汉平 汉葭 万宁巴郡〔秦置。统县四,户三千三百。〕

江州 垫江 临江 枳巴西郡〔蜀置。统县九,户一万二千。〕

阆中 西充国 苍溪 岐惬 南充国 汉昌 宕渠 安汉 平州巴东郡〔汉置。统县三,户六千五百。〕鱼复 朐忍 南浦

太康六年九月,罢新都郡并广汉郡。惠帝复分巴西置宕渠郡,统宕渠、汉昌,宣汉三县,并以新城、魏兴、上庸合四郡以属梁州。寻而梁州郡县没于李特,永嘉中又分属杨茂搜,其晋人流寓于梁益者,仍于二州立南北二阴平郡。及桓温平蜀之后,以巴汉流人立晋昌郡,领长乐、安晋、延寿、安乐、宣汉、宁都、新兴、吉阳、东关、永安十县。又置益昌、晋兴二县,属巴西郡。于德阳界东南置遂宁郡。又于晋寿置剑阁县,属梁州。后孝武分梓潼北界立晋寿郡,统晋寿、白水、邵欢、兴安四县。梓潼郡徙居梓潼,罢剑阁县。又别置南汉中郡,分巴西、梓潼为金山郡。及安帝时,又立新巴、汶阳二郡,又有北新巴、华阳、南阴平、北阴平四郡,其后又立巴渠、怀安、宋熙、白水、上洛、北上洛、南宕渠、怀汉、新兴、安康等十郡。

益州。案《禹贡》及舜十二牧俱为梁州之域,周合梁于雍,则又为雍州之地。《春秋元命包》云“参伐流为益州,益之为言厄也”言其所在之地险厄也,亦曰疆壤益大,故以名焉。始秦惠王灭蜀,置郡,以张若为蜀守。及始皇置三十六郡,蜀郡之名不改。汉初有汉中、巴蜀。高祖六年,分蜀置广汉,凡为四郡。武帝开西南夷,更置犍为、牂柯、越巂、益州四郡,凡八郡,遂置益州统焉,益州盖始此也。及后汉,明帝以新附置永昌郡,安帝又以诸道置蜀、广汉、犍为三郡属国都尉,及灵帝又以汶江、蚕陵、广柔三县立汶山郡。献帝初平元年,刘璋分巴郡立永宁郡。建安六年,改永宁为巴东,以巴郡为巴西,又立涪陵郡。二十一年,刘备分巴郡立固陵郡。蜀章武元年又改固陵为巴东郡,巴西郡为巴郡,又分广汉立梓潼郡,分犍为立江阳郡,以蜀郡属国为汉嘉郡,以犍为属国为朱提郡。刘禅建兴二年,改益州郡为建宁郡,广汉属国为阴平郡,分建宁永昌立云南郡,分建宁牂柯立兴古郡,分广汉立东广汉郡。魏景元中,蜀平,省东广汉郡。及武帝泰始二年,分益州置梁州,以汉中属焉。七年,又分益州置宁州。益州统郡八,县四十四,户十四万九千三百。

蜀郡〔秦置。统县六,户五万。〕成都 广都 繁 江原 临邛 郫犍为郡〔汉置。统县五,户一万。〕武阳 南安 僰道 资中 牛鞞

汶山郡〔汉置。统县八,户一万六千。〕

汶山 升迁 都安 广阳 兴乐 平康 蚕陵 广柔汉嘉郡〔蜀置。统县四,户一万三千。〕汉嘉 徙阳 严道 旄牛江阳郡〔蜀置。统县三,户三千一百。〕

江阳 符 汉安朱提郡〔蜀置。统县五,户二千六百。〕朱提 南广 汉阳 南秦 堂狼越巂郡〔汉置。统县五,户五万三千四百。〕

会无 邛都 卑水 定苲 台登牂柯郡〔汉置。统县八,户一千二百。〕万寿 且兰 谈指 夜郎 毋敛 并渠 鄨 平夷

惠帝之后,李特僭号于蜀,称汉,益州郡县皆没于特。李雄又分汉嘉、蜀二郡立沈黎、汉原二郡。是时益州郡县虽没李氏,江左并遥置之。桓温灭蜀,其地复为晋有,省汉原、沈黎而立南阴平、晋原、宁蜀、始宁四郡焉。咸安二年,益州复没于苻氏。太元八年,复为晋有。隆安二年,又立晋熙、遂宁、晋宁三郡云。

宁州。于汉魏为益州之域。泰始七年,武帝以益州地广,分益州之建宁、兴古、云南,交州之永昌,合四郡为宁州,统县四十五,户八万三千。云南郡〔蜀置。统县九,户九千二百。〕

云平 云南 梇栋 青蛉 姑复 邪龙 楪榆 遂久 永宁兴古郡〔蜀置。统县十一,户六千二百。〕律高 句町 宛温 漏卧 毋掇 贲古 滕休 镡封 汉

兴 进乘 都篖建宁郡〔蜀置。统县十七,户二万九千。〕

味 昆泽 存邑 新定 谈槀 母单 同濑 漏江 牧麻 谷昌 连然秦臧 双柏 俞元 修云 泠丘 滇池永昌郡〔汉置。统县八,户三万八千。〕

不韦 永寿 比苏 雍乡 南涪 巂唐 哀牢 博南

太康三年,武帝又废宁州入益州,立南夷校尉以护之。太安二年,惠帝复置宁州,又分建宁以西七县别立为益州郡。永嘉二年,改益州郡曰晋宁,分牂柯立平夷、夜郎二郡,然是时其地再为李特所有。其后李寿分宁州兴古、永昌、云南、朱提、越巂、河阳六郡为汉州。咸康四年,分牂柯、夜郎、朱提、越巂四郡置安州。八年,又罢并宁州。以越巂还属益州,省永昌郡焉。